›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與性小眾對話】被隱型被誤解 雙性人細細:我不是怪物

即時要聞 
2017-02-16 00:01:00 HKT

如果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那雙性人呢?曾幾何時,這也是「細細老師」陸月明的心結。細細是香港首個願意公開談論自己身體的雙性人。「40歲之前,我努力要做個合乎期望嘅男人」。那些年,細細仍叫陸耀鴻,大大小小的陰莖復建手術,做了逾20次,那想到人到中年,方發現體內除了陰莖,還有子宮與卵巢,原來,一早已是雌雄同體,大半生徘徊男與女的身份白折騰。「企出嚟,係希望外界可以關注雙性人嘅人權,平等對待,唔係視佢哋係怪物!」

記者 呂麗嬋

雙性人是性小眾,也許特別沉默,也許努力隱身,卻一直存在。陸月明的診所,位於繁忙的商業大廈之內,有病人輪候,等著由她望聞問切,一櫃的藥盒、牆角的人體模型,典型中醫診所格局。事實上,50歲的她,是執業中醫、是註冊社工,也是關注雙性人專頁「藩籬以外」的創辦人。「以前做社工,30幾歲先開始讀中醫,算係半途出家」。留着一把及腰長髮,說話陰聲細氣的細細說。隱身城市,沉默了40幾年,她說不再介意「被看見」。

「人口普查只會問你係男定女,香港有幾多雙性人?政府都講唔到俾你知。試過去覆診,同個醫生傾計,佢話兒科做好多呢類手術,聽到心好痛,我知道,受咁多痛苦嘅,肯定唔止我一個」。就如她,進大學,考獲專業資格,比別人更努力,走著主流社會認同的路,卻因天生「與別不同」,一度認定自己是怪物,悠悠天地,無處容身。「一出世,醫生判斷唔到我嘅性別」。下體有一條細小的陰莖,尿道卻長在下體與肛門之間。半歲時,因為下體長出疑似睪丸,自此被斷定為「生殖器管有問題的男生」。

出世紙上那個M字,是半生的夢魘。總被推進手術室:臀部抽組織加大陰莖、移植尿道到陰莖中間。生於傳統家庭,對下還有一弟二妹,細細是家中長子,父親做三行。13歲之前,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比併長短大小,他卻長年躲進廁格如廁,並列的尿兜,是他與朋輩的鴻溝。疲於奔命接受各類矯型手術,是不能說的秘密,只為做回一個能讓女人懷孕的男人。若故事就此完結,細細可能只是長年被同學排擠嘲笑的孤獨少年,但災難的是步進青春期,男兒身,乳房開始發育。

而更諷刺的是,做了小半生男人,30出頭,以男性身份交過女友,談過戀愛,一次身體檢查,在體內發現子宮及卵巢,但與陰莖一樣發育不全,且雄激素過高導致患癌風險極高。結果,兜兜轉轉,男人四十,在醫生建議下又再走進手術室,經無數次手術重建而來的陰莖,一下子被切除,身份證的 M 字,又變回 F 。「唔單止我自己,全個家庭都係災難,一定有人第一時間責怪:生咗個不知所謂嘅仔出來。中國人鬧人:你下世生個仔無屎忽,要承受幾大嘅污名?」孩子受苦,父母受屈辱,有冤無路訴。「細個都會埋怨父母,點解成日迫我做咁多手術,大個之後先知,醫生話要做,根本係別無選擇」。

長年在男女二元之間遊走,雙性人可以有各種性取向,轉女兒身的細細,清楚知道自己只愛女生。自從父親去世,近一年來放鬆了,細細說只與媽媽獨處時,都會穿回女裝。「剛過去的農曆年,無諗過有親戚突然嚟拜年,睇得出媽媽好尷尬」。以為已放下,其實並不。讓身份曝光,細細直言,一家人都得承受壓力:「佢知我希望幫雙性小朋友,唔使受我細個時嘅痛苦,我媽咪係當事人,點會唔明白呢種心情?只係擔心一旦公開身份,我嘅病人會可能被嚇走」。

標籤、成見,如洪水猛獸,千迴百轉,她決定豁出去,2015年,她以雙性人身份,自費到聯合國參與會議,要求港府關注雙性人的狀況及人權,向全世界自揭身世,可惜喧鬧一陣,生活如常,雙性人族群,仍是社會上的隱型人,人數有多少?以甚麼性別生活?仍是謎。「雙性人長年只被視作性發展障礙」。在主流體制內,是人球,甚至是一種病。「世上有男人有女人,也有非男非女,包括雙性人、跨性別嘅朋友,佢哋都係人,都應享有基本人權」。但在充滿偏見的社會,這會是遙不可及的美夢嗎?


頭頂的彩虹旗與向日葵,是她對性小眾可享平等人權的期望。(王心義攝)(蘋果日報)


陸月明是執業中醫,也是註冊社工,走著主流社會認同的路,卻因天生「與別不同」,一度認定自己是怪物,悠悠天地,無處容身。(王心義攝)(蘋果日報)


這張寫着「任何人都應享人權」的海報,是陸月明由聯合國帶回給自己的禮物,委員會明確指出,施予雙性人兒童的性器官造型手術屬殘酷對待,剝奪當事人的性別自決權利,帶來創傷後遺。(王心義攝)(蘋果日報)


雙性人身份曝光前,本身是基督徒的她做過社工,喜歡人的工作,卻因獨特身份被排斥,但溫婉的她仍深信冰牆終可融化。(蘋果日報)


近年,性別議題愈來愈受關注,既是當事人同時擁有性別研究碩士學位的陸月明,這天在城大主持講座。(被訪者fb截圖)


( 被訪者提供相片)


豁出去便不再回頭,應邀回母校中大分享雙性人的心路,攤開那個藏在心底逾40年的秘密,不介意被看見,只因不想再被誤解。(被訪者fb截圖)


馬不停蹄出席不同國際會議,只為喚起政府關注雙性人的權利。圖中為於去年底出席曼谷的「全球跨宗教網絡會議」。(被訪者提供相片)


陸月明是首個以雙性人身份,自費到聯合國參與會議,要求港府關注雙性人狀況及人權,主動向全世界自揭身世。(被訪者提供相片)


原名陸耀鴻,那些年,他仍是小男生,其實一早雌雄同體,只因一條被認定發育不全的陰莖,被醫生定性為男生,他謂出世紙上那個M字,是半生的夢魘。(被訪者提供相片)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