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聲援良心犯】佔領區慶生今獄中度生辰 黃之鋒:無悔!

即時要聞 
2017-10-13 01:15:22 HKT

今天(13日)是黃之鋒21歲生辰,也是佔旺藐視法庭案宣判之日。之鋒早前應《蘋果》之邀撰寫獄中家書,訴說他在獄中對傘運的省思。之鋒回想,若在傘運首周就擴大佔領規模,或可增加談判籌碼,「只可惜歷史沒有如果,但我仍無悔三年前所作的每一個決定」。

記者 白琳

三年前的今天,之鋒在佔領區慶祝18歲生日。三年後,他在壁屋懲教所服刑逾一個月,今天以佔旺案被告身份再上法庭。他對佔領區的點滴記憶猶新,「萬人空巷的的畫面,更是讓我感受最深,因這象徵著一個命運共同體的出現…中環金鐘的高樓大廈不能再代表香港,因為高樓大廈下的抗爭者,才能代表香港這個地方的面貌,而香港人站了出來,要做香港的主人」。

之鋒寫道,傘運期間決策時「不能拿著水晶球預知未來」,只能在有限的經驗、資訊和時間下判斷,「若然能在政府施放催淚彈首周擴大佔領規模,說不定能為運動增加更多議價籌碼。」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為傘運揭開序幕,雙學三子也因此入獄,之鋒不曾後悔,「也是我六年參與社會運動以來,下得最好的決定。」

傘運爆發之初,之鋒曾經視此為「最後一戰」,「曾想過香港即將變天,民主普選已是距離我們一步之遙」,然而「公民社會這三年來的轉變才讓我驚覺,這只是香港人共抗威權管治的第一戰…還算是認清了殘酷的現實」。港人終於驚覺爭取民主需要付上代價,「我們過去在港英殖民地活於『有自由無民主』的虛擬世界,誤信此地缺乏民主居然會有健全法治…發了三十年夢後…這個覺醒遲到好過無到」。隨著本土派參選權被封殺、DQ6議員等事件,「顯然我們需要重新理解當下的中港關係及司法體制」。

之鋒所指為民主付出的「代價」,包括成為新一代政治犯。他寫道,以往港人對政治犯的理解限於深圳河以北的內地維權人士,「終究實現民主普選的願景絕非那麼廉價,大規模搜捕、審訊和判囚仍是必經之路」。他在獄中讀到講述台灣民主轉型的《百年追求》一書,指民主運動源自不斷犧牲、挑戰,直至統治者「不得不妥協」。觀乎目前局勢,「等待一場比傘運規模更大的運動換來普選,如今看來還要至少多五至十年時間」。

之鋒續指,香港與鄰近東亞地區國家同樣在八、九十年代加快民主進程,唯獨香港民主化步伐於97後停滯不前,目前更「步入爭取民主會被陸續判監的威權時代」。他呼籲國際社會站在政治犯的一方,「國際聲援的輿論壓力,讓香港人不感孤單…香港雖小,卻因香港人和你們伸出援手,而變得強大」。

黃之鋒獄中家書摘錄

回望傘運
「若然能在政府施放催淚彈首周擴大佔領規模,說不定能為運動增加更多議價籌碼,只可惜歷史沒有如果,但我仍無悔三年前所作的每一個決定,甚至認為重奪公民廣場這個行動,即使最終令我在監獄裡渡日,也是我六年參與社會運動以來,下得最好的決定。」

傘後教訓
「我們在未有心理準備下面對這樣大規模的運動,卻沒有足夠的公民質素應對分歧,而引致這三年來我們失去最多的就是信任。昔日我們為著議席或路線吵過不停,但在香港步入威權時代,各派均有代表相繼入獄,就再沒有甚麼爭辯的餘地。」

傘運對港人的啟示
「三周年過後,我更會視傘運為『香港第一場的全民運動』…當香港人安逸的爭取了三十年民主,才終於於三年前意識到『原來爭取民主是要付上代價』,我們過去在港英殖民地活於『有自由無民主』的虛擬世界,誤信此地缺乏民主居然會有健全法治,終於發了三十年夢後,我們如夢初醒得到當頭棒喝的教訓或上了一課。這個覺醒遲到好過無到。」

獄中閱讀有感
「講述台灣民主轉型的《百年追求》提到『運動的最大實力源自其道德性,不斷地犧牲、不斷地挑戰,直到統治者完全失去道德性與正當性,而不得不妥協』,現在就是考驗活在後雨傘威權體制的香港人是否具備前仆後繼的精神…形成一股強大的民意反對威權,令當權者對把代議士踢出議會和把抗爭者送入監獄感到後悔。」

寄語國際社會
「所謂最先進或文明的國際城市裏,還有一代人在民主退潮成為國際趨勢下努力爭取民主。在香港已步入爭取民主會被陸續判監的威權時代,請曾經支持《中英聯合聲明》的國家,站在被監禁的政治犯一方…香港雖小,卻因香港人和你們伸出援手,而變得強大。」

寄語香港人
「當昔日常跟我們說『香港未來靠晒你哋』,嘗試把香港未來託付給身處監獄的人,作為其中一名被囚者,我倒希望把未來的香港託付給在監獄外自由的大家。」

寄語非建制陣營
「我只希望民主陣營能夠重建傘運後期陸續失去的信任,在吹著和風幻想與政權和解之前,就先讓民主派內部促成和解,而在監獄外的政治領袖們,拜託作每一個決定也要對得住入獄的每一位抗爭者。」

資料來源:黃之鋒書面回覆《蘋果》


(資料圖片)


之鋒應《蘋果》邀請親撰家書。(蘋果日報)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