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可憐的馬】途中被梁家俊收停 原來唔止流鼻血!

即時賽馬 
2017-09-14 00:13:56 HKT

第三場駿瑪途中被梁家俊收停,其後被發現流鼻血,賽後呈現不安跡象,以及心律不正常。過去此駒亦試過賽後氣管內有大量血液。

9月13日賽後報告重點:

第1場:進入直路時,「越跑越好」一度在「幸運興隆」之後處於窘境,繼而向外移出避開「幸運興隆」的後蹄。

第2場:抵達閘廂後「大英雄」被發現失去左前蹄的蹄鐵,重新裝上蹄鐵後獸醫認為適宜出賽。接近終點時,「大運舞台」在「大英雄」內側的窄位競跑,「大運舞台」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

第3場:杜利萊(「荷蘭風車」)承認不小心策騎,事緣在首次跑過終點後,他容許座騎在尚未帶離「多多囍」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受阻礙並相應被帶向內跑壓向「滿貫中環」,當時「滿貫中環」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杜利萊由九月二十四日星期日開始停賽兩個香港賽馬日,此外杜利萊被罰款一萬元。
趨近七百米處時,「駿瑪」開始急促墮退,跑了一段短途程後收停。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駿瑪」,發現該駒流鼻血,賽後呈現不安跡象,以及心律不正常。「駿瑪」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小組已告知「駿瑪」的練馬師徐雨石,有關該駒的獸醫報告。徐雨石負責與「駿瑪」的馬主商討該駒日後的競賽規劃並向小組匯報。

第4場:被查詢有關他於末段力策「肥仔」時,韋達表示,座騎當時正穩步上前。他說,他將「肥仔」推進至「綫路神駒」與「快馬奔馳」之間的窄位競跑,然而「快馬奔馳」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導致座騎於跑過五十米處時在「綫路神駒」與「快馬奔馳」之間無路可上。
他說,他其後將「肥仔」移至「綫路神駒」外側,但他認為「綫路神駒」與「財神」之間的空位狹窄,而且當時已接近終點,因此他不相信他能催策「肥仔」至該兩駒之間的窄位競跑。
儘管小組同意「肥仔」起初曾在「快馬奔馳」與「綫路神駒」之間無路可上,惟仍然告誡韋達,小組認為「綫路神駒」與「財神」之間有足夠空間讓他繼續力策「肥仔」至終點。然而,考慮到事件發生時與終點的距離,以及「肥仔」的落敗差距,小組認為有關韋達未能力策「肥仔」至終點的指控不成立。然而,小組仍然告誡韋達,只要情況許可,他必須力策座騎至終點。

第5場:抵達起步點後,梁家俊表示對「勁勇威龍」的動作有疑慮,獸醫發現該駒右後腿不良於行,因此退出。

第7場:跑過二百米處時,「育馬妙星」與「八心之友」雙雙斜跑,因而互相碰撞及失去平衡。「八心之友」其後向外斜跑,挨擦「翡翠劇院」(李寶利)。小組將就李寶利在舉鞭時將手臂抬高於肩部水平而警告他。
被查詢有關「同進」的騎法,尤其是過了五百米處後的策騎方式時,何澤堯表示,座騎在五百米處前已受力策,他須大力催策座騎以圖推進上前。他說,跑過五百米處時,座騎在「翡翠劇院」之後競跑,他起初打算移至該駒外側,然而「翡翠劇院」的騎師似乎打算將該駒向外移出,因此他選擇讓座騎推進至該駒內側,因為他預期座騎將於轉直路彎時向外斜跑。
他說,過了四百米處後,「翡翠劇院」因在「新威龍」的後蹄內側競跑而未能向外移出,他因而未能移至該駒內側,因為「歡欣拍檔」正推進至其內側。他說,這導致座騎於趨近及轉直路彎時靠近「翡翠劇院」的後蹄處於窘境。
小組告誡何澤堯,小組認為他錯在跑過五百米處時未有立即將座騎移至「翡翠劇院」外側,然而此錯失並未違反賽事規例。小組告誡他須確保策騎座騎的方式能夠讓座騎在情況許可下推進上前,同時避免其騎法引起小組的關注。

第8場:賽後潘頓表示,根據策騎指示,他讓「慣勝聆聽」自外檔出閘後在馬群之後切入。他說,鑒於賽事形勢,座騎於中段在「上利多」之後及「比卡超」內側競跑之際未能推進上前。
他說,在轉直路彎時賽事步速加快之際,座騎未能充分加速以在直路上爭勝。他說,座騎於末段起初開始衝刺,走勢令人滿意,然而他於末段未能充份力策座騎,因為當時座騎在「比卡超」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慣勝聆聽」,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