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澳門選戰‧異軍突起】海一居3000樓花苦主自救 爭關鍵一席望追回逾60億血汗錢

即時突發 
2017-09-14 00:02:05 HKT

海一居3000樓花苦主由高銘博作代表參選澳門立法會,希望能爭取解決海一居事件,圖中高銘博身後的爛地,原本應是已建好的海一居的所在地


海一居業主維權聯盟罕有地以單一政綱參選,目標就是解決海一居事件,即是「收樓」


海一居樓盤爛尾令3,000業主逾60億血汗錢面臨血本無歸,過去一年來業主們曾約50次示威抗議求公道


海一居業主50次示威抗議均無果,現希望藉成功爭取澳門立法會議席以維護自身權益

多年前三千澳門人為了上樓,窮盡積蓄付訂金購買海一居樓花以為可有個安樂窩,豈料發展商地皮遭政府收回令樓盤爛尾,60億血汗錢至今仍血本無歸,其中500名業主還要為不存在的「空氣樓」去每月供款,苦不堪言。近2年來共600多日內近三千受害業主走上維權路,示威抗議不絕爭取退款或賠償均無果,業主最終決定「靠自己」,在澳門立法會選舉以「海一居業主維權聯盟」名義參選。他們唯一政綱是「解決海一居事件」,宣傳單張重點是「收樓!收樓!收樓!」。雖然外界未必看好他們,但名單第一候選人高銘博及同伴仍盡最後努力拉票,他解釋以往雖曾求助澳門議員但卻感效用不大,故希望自己能爭得議會關鍵一席,直接要求政府跟進事件,為樓花苦主討回公道。

參選的海一居業主維權聯盟名單共有5人,包括高銘博、洪清團、李漢德、陳惠娥及許有色,牽頭的正是2年來一直跟進件的海一居業主聯合會主席兼苦主之一高銘博。爭議是源於2010至13年間大批澳門人買了3,020個海一居樓花,當時各人大都已付了3成樓價作訂金,《蘋果》以每單位訂價最少600萬推算,3000人至少已付了54億元訂金,另加6億元印花稅,即共花了逾60億元血汗錢。

豈料至2015年12月,海一居的土地因已達25年期限仍未發展,被澳門政府以新《土地法》收回,合共3,020戶已向發展商保利達集團購買樓花的業主頓失血汗錢。更慘的其中約500名業主因已找銀行承造按揭,至今仍須每月向銀行供款2至3萬元,為不存在的「空氣樓」供款。

苦主遂組成海一居業主聯合會爭取權益,又希望澳門立法會解釋新《土地法》的立法原意,以放寛土地發展期限。過去600多日以來遊走政府與發展商之間,他們曾發動遊行、示威、遞信請願不下50次,只為追回血汗錢。高銘博直言今年4月前仍未想過參選,但3月底立法會否決新《土地法》釋法議案,深感「發展商有錢,政府有權」,與苦主們的資訊對話不平等,適逢澳門立法會選舉,促使他再進一步,參選直選議席。

作為政壇新丁,高銘博自言準備倉促,坦言未想像過參選是件絕不容易的事,單單是找4人以組成名單參選已有困難,高表示一開始根本沒有人想參加,惟有在業主聯合會開會時逐個遊說,幾經艱苦最終才組成5人名單,以符合參選要求。宣布參選後,海一居業主的群組又出現抹黑,有留言指他們收錢參選,令高感慨政治黑暗,但他自言清者自清,對參選絕不後悔。

高銘博指選舉團隊全靠各人自掏腰包出錢,再加上在群組內募捐,才終於籌到60元萬選舉經費,經費用於製作傳單、海報及租用廣播車宣傳。他指團隊沒有目標票源,但認為若海一居的約3,000名苦主及家庭成員均投他們一票,應有機會取得足夠票數當選,但他指始終勝負難料,會以平常心看待今次選舉,暫未有評估勝算,只憑信念堅持下去。

雖然「海一居業主維權聯盟」的參選政綱單一,令人不被看好,高銘博亦指別人或許誤解他們只為私利,但高解釋因事件直接影響萬多人,間接亦影響幾萬人,故實際是社會大問題。高揚言若能當選固然會在議會中催促政府跟進海一居事件,但即使落選亦不會氣餒,定必繼續維權,「好多嘢唔係一次兩次可以解決,但都要去做,無辦法」。

高銘博參選團體唯一政綱是「解決海一居事件」,記者問他是否所有其他議題包括土地爭議亦會關注?若當選會否與其他議員合作?高坦言沒想過這麼多,並坦言若當選亦相信暫只能力全力跟進海一居的議題,若海一居問題最終若真的能獲解決,他和團隊會「更努力為澳門社會做嘢,包括提升居民在衣食住行各方面的幸福感」他並希望可監督政府的效率,保證公共資源獲公平分配。

你敢爆,我敢獎! 即Call《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63836568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