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讀書好】大學無恥、文人無行

即時果籽 
2017-09-14 00:03:09 HKT

《大學之理念》是前新亞院長金耀基教授一本廿多年前的舊作。(蘋果日報)


余英時教授師從錢穆先生,在他身上體現了知識分子的獨立思考。(蘋果日報)


新亞書院校徽設計是孔子問禮於老子,中間「誠明」二字是校訓。 (蘋果日報)

教育大學「涼薄大字報」及中大學生粗言罵人風波,引起了一場政治風暴,這場衝着香港教育界及學術界而來的整肅行動,將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一班所謂知識分子的道德良知!教大校長張仁良、中大校長沈祖堯、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迫不及待向權貴宣示效忠,對學生落井下石之行為,實在無恥,「文人無行」,豈止中共郭沫若一人。

我八四年入讀新亞書院歷史系,曾經在會友樓與曾任書院院長的余英時教授夜話,至今未忘。余教授乃歷史學大家,2006年獲美國「人文科學諾貝爾獎」之稱的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Kluge Prize)。師從錢穆先生,他堅守傳統知識分子一種「單純的倔強」,評論時政,聲援內地民主運動,抨擊中國人權狀況,公開支持香港、台灣的公民抗命。即使近年作品在內地被禁,也從不放棄立場以討好政權。八八年我入社會系研究院,跟隨另一位前新亞書院院長(1977-85)金耀基老師,當時他列出書單的第一本,不是甚麼社會學巨著,而是他寫的小書《大學之理念》。至於現任院長黃乃正用書院創辦人唐君毅先生、錢穆先生來批擊學生粗言穢語,實屬笑片一宗。新亞精神就是要待人以禮?其見解膚淺,簡直有失學者身份!不如請劉德華當新亞院長。學生指唐、錢二師畢生反共,以此嘲諷黃乃正引喻失義,可以算捉到正篤到應,但我認為今天大學校長高層,實在應該讀讀金耀基教授《大學之理念》,尤其是沈祖堯,及準備聯署反港獨的七大校長。

尊德性
前芝加哥大學校長赫欽士(R.Hutchins)是最不能容忍的。他認為大學教育之目的不在訓練「人力」(manpower),而在培育「人之獨立性」(manhood)。在這裏,我們要提出大學教育是否應該在知識以外,更重視德性的問題。德性之重要,我想是無人會懷疑的。德性之重視,可說是自古以來中西教育所同然的。中國向來把「尊德性」與「道問學」並提。錢賓四先生指出中國的學問傳統向來有三大系統,他說:「第一系統是『人統』,其系統中心是一人。中國人說:『學者所以學做人也。』一切學問,主要用意在學如何做人,如何做一有理想有價值的人」。第二系統是『事統』:即以事業為其學問系統之中心者。此即所謂『學以致用』。第三系統是『學統』,此即以學問本身為系統者,近代中國人常講『為學問而學問』即屬此系統」。

錢穆先生對學問最重第一系統及『人統』,這就是儒家經典《大學》中所講「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這才是大學教育的精神,黃乃正、張仁良沈祖堯明白嗎?沈教授,崇基書院校訓,就是「止於至善」。如果但凡學生有被認為不體面、不光彩行為,就立即切割,進行紀律處分,開除學籍,這如何「明明德」?如何「新民」?好學唔學,身為學者學人做政客!至於新亞書院校訓是出自《中庸》的「誠明」二字,五十年代錢穆曾作解釋,指「誠」是言行合一、人我合一,不拿別人作工具,「明」是明白人情事理,不是待人以禮,黃院長!

文人無行
香港這種對學生嚴苛始於反國教之後,對於學生激進化,政府一味採取高壓手段,從不處理,認為是樓價高企所致,認知水平之低,令人側目。另一棚無行文人甘為政權對付年輕人作打手,陳文敏事件學生圍堵校委會,前中大校長劉遵義指學生乃小混蛋,應該拉去監禁。上訴庭重判青年人入獄,無一有地位之學者敢為他們說一句公道話,反之落井下石的涼薄之徒充斥媒體。

大學生以「涼薄」、「詛咒」、「粗口」去發洩不滿,是因為在現實世界沒有出路,力量強弱懸殊,公義盪然無存,現在連這種發洩也被公權力聯手追殺 ,你說恭喜大字報涼薄,還是劉遵義、石永泰、譚允芝、林鄭月娥、張仁良、沈祖堯、黃乃正等人們涼薄?錢穆先生教我們做人,是做一個有價值、有理想的人!

撰文:劉細良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 http://fb.me/AS.Apple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