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動畫●週末動人】不賣期油賣生油 英高考狀元:人生唔係只有一條路

即時要聞 
2017-05-20 00:02:22 HKT

趙睿暉,2013年底由英國回港,即加入社企「加油香港」開荒。「大學同學聚舊,我話依家做油,佢哋都會誤會:問我係咪買賣緊期油。」他大笑。這也難怪,貴為5A英國高考狀元,入讀世界頂尖學府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連取學士及碩士學位,又正考取ACCA及CFA專業資格。這樣的背景,十居其九走進投行,怎會遊走貧困社區賣油賣米為業?「人生唔係得一條路行!」這個天之驕子語調鏗鏘,甘之如飴,一切,要由一個賣菜阿婆說起。

記者 呂麗嬋

「返嚟一心諗住做金融,有個朋友話呢度想搵義工,問我得唔得閒?」那是3年前「加油香港」剛起步的時候。27歲的趙睿暉最記得,有次幫忙到老區「開倉」,在大埔墟賣米的一幕。「咁啱午飯時間,隔籬賣菜阿婆喺袋攞咗盒飯出嚟,我見到諗住順便做吓市場調查,問佢喺邊度買米,佢話幫襯樓下開客貨車嘅阿叔,5蚊一公斤……」趙睿暉謂嚇了一跳,因為平霸。

「我話咁平真係好抵,但好唔好食?點知阿婆一邊大啖扒飯,一邊頭也沒抬就說:咁梗係唔好啦,呢啲米係俾豬俾狗食㗎,點會好食吖!」只是閒話家常,但年老婆婆那理所當然的表情,趙睿暉直言很受衝擊:「點解咁富裕嘅香港,仍然會有咁窮嘅人?」別人的故事,事不關己,但趙睿暉沒讓答案隨風,他想知道更多,想作出改變。那時,「加油香港」剛好要聘請項目經理,待遇與投行卻是天壤之別。

但只猶豫一刻,他決定上馬。「第一個係同我媽咪講,我話想俾一年時間自己,試吓其他嘢」。別的同學都在投資銀行或律師樓工作,小小的5人社企,薪酬少大截,他說是取捨。「好多人覺得畢咗業就搵份好工然後儲錢買樓,咁樣其實無錯,不過人生唔係只有一條路,仍然可以有好多選擇」。與家人關係親密,耐心解釋自己的想法,他甚至叫媽媽到自己工作的地方,讓她了解多一點。

「佢試過親身嚟睇我賣嘢,知道我係認真去做,但都會提點我,做咩都好,一定要繼續進修」。一星期總有兩、三日,周街走擺街站,賣米賣油賣日用品,其餘時間就聯絡供應商,洽談合作計劃。「合作方式可以好彈性,企業可以保留佢哋品牌,亦可以只供應材料」。食油、白米、燈膽,牙膏…以低於市場3至5成的定價出售。「都係日用品,宗旨係唔希望買嘅人覺得自己窮所以被邊緣化、被迫用劣質貨」。

銷售對象對準基層,卻又有別食物銀行。為減成本不設零售點,他與其他同事分工合作,聯絡區議會和社會機構安排直銷,一家便宜兩家着。「我哋個個基本上都係大打雜,搬貨點貨,有時老人家覺得平,一次過買好多,都會幫佢哋送埋上樓…」由零開始的好處是沒有框框,性格內歛的他,笑言學懂與街坊「吹水」,了解需要。「好多人為生活,真係一個人做兩、三份工,好慳」。出去食貴,就在家簡單煮,生活上的柴米油鹽,很瑣碎,因為新工作,他看到一個人最基本的需要。

為試邊隻米好食,在公司齊齊煲飯試食寫感想,最後決定直接從越南入口建立自家品牌,就連「得米」這個名,亦是同事的集體構思。「細細個已好想做生意,去文具舖,明明老闆好惡,成班同學仍然好想去尋寶」。夢想做企業家,但無諗過「可以做生意又可以幫人」。理想無變,只是難度更高。出身中產家庭的趙睿暉,媽媽是護士長,爸爸是貨櫃碼頭經理,還有一個年長一年的姐姐。

「喺英國,知道有專賣可食用過期食物嘅超市,對象同樣係基層」。與企業傾生意,他明言在商言商,要持續發展,就得考慮互惠互利的關係。「我會同佢哋講,香港有100萬基層,如果其中30萬向上流脫貧,呢批就係潛在顧客,唔好以為只係做慈善,除咗公關、形像,仲可以係收入同盈利,等於銀行細細個幫小朋友開戶口,大個咗會用銀行服務一樣」。讀經濟出身,他說市場角度頭頭是道。

今年7月,進入第2個第3年,他透露將與港鐵合作,於天水圍站開設首間門市「天天加油站」,並增設送貨服務,優先聘用「天水圍師奶」,將分銷門路擴大,也讓當區基層婦女可彈性兼職幫補家計。「之前喺一間國際學校講talk分享經驗,提起加油香港成立的理念,有個小朋友好得意,佢話想做律師,咁咪幫唔到人?我話唔係做社企同NGO先係好人,律師提供免費諮詢,一樣係利用緊自己知識,幫助到有需要的人,問題只在乎你有無呢份心」。他說。


不賣期油賣生油,有投行唔做的趙睿暉笑言「人生唔係得一條路行」。(李家皓攝)


出身中產家庭,又在英國頂尖大學畢業,趙睿暉卻很在地,柴米油鹽數口極精。(李家皓攝)(蘋果日報)


小社企只有5個人,由與企業談合作,到點貨搬貨送貨,聯絡街坊會設街站「開倉」,全部都要交叉走位一腳踢。


一星期總有兩、三日,周街走擺街站,賣米賣油賣日用品。


在港中學畢業後,趙睿暉(右一)赴英升學,並以全A佳績入讀LSE,主修經濟,連取學士及碩士學位。


除了開荒,趙睿暉又參與「一公升的光」社區計劃,教學生利用太陽能電路板製手提燈,送贈本地基層及貧民,反思貧富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