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洛杉磯直擊】荷李活係白人角度看世界?專家:應做出改變

即時國際 
2017-05-18 13:30:34 HKT

荷李活是全球影視重鎮,對世界各地的文化影響扮演極為重要的地位,觀影者常透過這些電影去認識外界。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不論是選角、劇情、或是表現手法,現在的荷李活還是很難跳脫「白人眼睛看世界」的觀點。

駐洛杉磯記者:陳志豪

於2016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主持人Chris Rock調侃扮演會計師的亞洲孩子引起軒然大波。台裔導演林詣彬在接受《蘋果》專訪時也說:「亞洲演員的樣貌,總被社會的刻板印象所箝制」。時至今日,亞洲族群也不願再保持沈默,不願再成為那些美國社會眼中那些「會功夫的神秘老先生」或是「戴眼鏡的數理小天才」。

「的確!傳統荷李活電影對亞洲人充滿了刻板印象」。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UCLA)教授溫斯頓(Leslie Winston)在接受《蘋果》專訪時表示,過去的西方電影對黑人與亞洲人是充滿剝削的,這兩者總是以一些既定的形象在影視作品中出現。「像陳查理(Charlie Chan)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這個電視劇中肥胖的華裔探長角色,不但時常使用錯誤的英文文法,更常常用「子曰(Confucius said)」來作為發語詞,「這樣詮釋角色的方式,充分反映當時西方人眼裏、充滿偏差的中國人形象」。

教授亞洲電影近20年的溫斯頓表示,近年來像傅滿洲(Dr. Fu Man-Chu)或是陳查理這樣荒謬滑稽的描寫仍然存在,「看看電影《醉爆伴郎團》(The Hangover)的周生吧,實在太誇張了」。此外,她也強調,另類的刻板印象依然難以避免。「為甚麼在電影裏最聰明的那個學生總是亞洲人,這也太好預測了吧」!溫斯頓說,雖然數理資優生看似是一件好事,但總以這樣的形塑方來敘述亞洲學生,是否也容易讓美國社會對他們有一種不正確的期待?

溫斯頓認為,電影本身就是一種有力的文化宣傳工具,對於社會氛圍的形成重要的地位;而這些帶有偏差期待的作品,往往會造成不必要的社會壓力。「演員必須要演出這樣的角色以符合觀眾期待,而真實生活的亞洲學生則要表現得像電影中的資優角色,來符合朋友的期待」,溫斯頓強調,這都是一種文化上的惡性循環。

「我從一無所有,堅持到現在大家可以知道我是誰......這都是因為我很熱愛這個產業」。因為電影《狂野時速》(Fast and Furious)「韓」一角而成名的韓裔演員姜成鎬,也在接受採訪時表達類似的論點。姜成鎬說,亞洲演員要在荷李活發展並非一件容易的事,他也不可避免的必須要接演一些刻板印象的角色,但他還是會用自己的方法去詮釋。「畢竟觀眾要的不是一個『亞洲演員』,他們要看的是一個有真實人格、更貼近生活的角色」。

雖然近年來荷李活努力尋求多樣性,所謂的「亞裔偏見」已經不若過去誇張,但溫斯頓、姜成鎬和林詣彬都不約而同認為,距離真正的「平權」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電影扮演着關鍵角色、語言扮演著關鍵角色、畫面也一樣扮演著關鍵的角色」,溫斯頓強調,「要現實生活中的亞洲人都要表現得像電影角色那樣,對他們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傅滿洲是早期西方人對中國人形象的投射。(互聯網)


姜成鎬強調亞洲演員在荷李活生存不易。陳志豪攝(蘋果日報)


《醉爆伴郎團》裡的周生仍然難以逃脫滑稽形象。(互聯網)


溫斯頓認為荷李活對亞洲角色刻板印象仍在。陳志豪攝。(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