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洛杉磯直擊】頂尖紋身師愛亞洲文化 奉勸千祈唔好紋呢樣嘢

即時國際 
2017-04-19 15:30:20 HKT

「紋身就是一種表達自我的方式。有了它,人不再受限於膚色、高矮、或是長相,也能夠讓大家認識真正的自己」。在《蘋果》記者見到洛杉磯的頂尖紋身師Misha前,本以為她會是充滿暗黑風格的型女,沒想到本人更像是從漫畫《火影忍者》走出來的人物,雖風格強烈但充滿了奇妙的協調感。一談到自己從事的行業,她眼中立刻閃爍着耀眼的光芒,言語中不難看見她對這個領域的熱情。

駐洛杉磯記者:陳志豪

不同於一般人對女大師酷酷的刻板印象,入行已經25年的Misha散發出的是一股溫暖友善的氣息。在她的觀念裏,紋身是一件快樂的事情,「我喜歡的藝術都充滿色彩,就像香甜的糖果一般」。不過在她剛入行時,紋身的生態可不是這如此,「當時女性紋身師十分少見,而大家也對紋身有所偏見,總把它與黑幫以及負面形象連結在一起;尤其在我的生長環境中,這樣做需要非常大的勇氣」。

Misha出生於底特律(Detroit)的近郊的白人社區,金髮碧眼的她,小時候是眾人眼中的標準甜心。每個人都認為她會像家族其他人一般結婚、生子,最終成為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但那並不是我要的,大家都從我的外型來定位我,但那只是我與生俱來的肉體給人的形象,並非我的內心」。從小就喜歡畫畫塗鴉的Misha,不但跌破眾人眼鏡、走上了紋身的道路,居然還成為業內頂尖,在去年被票選為洛杉磯10大紋身師之一;這在紋身文化鼎盛的洛城,可非一件容易的事!

只要看過Misha的作品,都不難發現其中充斥着東方元素感到印象深刻。對此,她也毫不掩飾對異國文化的熱愛。「我很小的時候第一次看到富士山的照片,就深深地為那樣的美感到震撼,自此瘋狂迷上了日本文化」。可惜的是,由於日本的傳統紋身文化對於女性十分排斥,即使嘗試了許多次,Misha始終沒有機會到日本去正式的拜師學藝。

「不過對日本文化的熱愛還是讓我自己找到一條出路,我做了許多的研究,希望能將日本藝術更融入我的創作裏頭」。Misha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先是找了一本「日本漫畫教學手冊」,一筆一畫從頭學起,讓她慢慢的累積了今天的技術。而她的畫布當然也不限於人體,自詡為藝術家的Misha,也兼賣油畫、手工藝品等,每一樣作品都很有她的自我風格。

「除了融合東方風格的紋身之外,我對自己最滿意的就是『紋身補救』的技術了」。Misha表示,許多人前來找她,都是為了彌補失敗的紋身,「這些紋身倒不一定是不好看,除了技術問題之外,有些人一時衝動選錯圖、不了解真正意義、或是溝通不良,都很容易後悔」。也因此,Misha在下手之前,一定會跟客戶確認意義、圖樣、以及顏色等細節,才會動手。而這樣的心態,也讓她少了許多賺錢的機會。

「曾有人出重金希望聘請我到中國去開刺青店,但是我婉拒了」。Misha強調,好的技術固然是成就好紋身的一項重點,「但溝通更是重要,如果我無法完全瞭解客戶想透過他們的紋身表達甚麼,我又怎麼能刺出完美作品?」Misha說,日前她才又推掉兩個上門的中國女孩,只因她認為雙方無法達成最好的溝通。

今天來到店裏的客人Leon,對於Misha這點,給出了滿分。「我曾是個癌症患者,在幸運的活過了抗癌25年這個里程碑後,我希望能給自己一個意義非凡的紋身」。Leon說,她與Misha來回溝通了許多次,才決定把自己的小狗「Lucky」刺在手臂上。「在我最艱難的時候,是Lucky陪伴了我度過這些時光,我希望能把它永遠放在心上,而Misha的作品讓我很滿意」。

聽到Leon這番話,Misha顯得十分開心,「正如我說的,透過紋身,人們可以將他們的內在與故事呈現出來,人們可以真正被看見」!那麼資歷豐富的Misha,對於想紋身的人又甚麼建議呢?她認為,事前的溝通是最重要的,不管想要刺甚麼,都一定要好好傳達自己的想法給紋身師知道。除此之外,「把另一半的名字刺在身上,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米莎笑着說,「雖然我嫁給我老公已經30年了,但就算有人付我錢,我還是不會把他刺在我身上」。


Misha手上刺着「Homemade」,她說這提醒着自己家庭主婦的身份。陳志豪攝(蘋果日報)


曾有客人說Misha像漫畫《火影忍者》的角色,把她逗得開心不已。陳志豪攝(蘋果日報)


即使與老公Tod結婚30年,她還是絕不會把他刺上身,Misha說這樣「觸霉頭」。陳志豪攝(蘋果日報)


Leon曾罹患癌症,存活了25年的她,希望透過刺青給自己一個「生命的象徵」。陳志豪攝(蘋果日報)


Leon將愛犬「Lucky」刺在手上,意義非凡。陳志豪攝(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