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草草一刀專欄|十大名刀 (清酒)

飲食男女 






「夜醉心繚亂,何地是人間。」這也許是多年來不少香港飲者酒後之感觸,尤其是當我們在日本飲着日本酒而醉,人家好山好水好環境好酒,而回到香港便行街都無氣可透,惟有在家上網聽好歌伴好酒。
 
當香港人人只要付出銀両花幾個晚上努力,其後便將會是一名唎酒師,那日本酒戰國時代必然展開,因為身份會令人性展現自命不凡,欲得天下時,人人都會成為秀吉,再想做家康,天下從此永無寧日,已再無人正經八百地論酒。而任何推廣組合都會最後逐漸變成為被私利騎劫的下場,因為華人族群不同日本人,不會當酒是神之物品,不會留幾分尊敬。但難得幾廿年了,香港終於清酒上戰陣,是值得興奮的,就算惹來嗜血之士,也不妨互相殺個痛快,總好過沒對手的寂寥市場在吹冷風!來!又飲多杯!哈!
 
不明俺在講甚麼的看官,那以下寫的的才是你們那杯酒,是介紹一下俺近年曾品飲到的極好清酒,閣下能否找到來飲,看緣分吧!沒有分排名,只是記起那支便寫那支。那就當俺記選十大名刀吧!
 
東洋美人 一步 IPPO 愛山 純米大吟釀
何解東洋美人愛山米的釀酒愈來愈好味,記住飲愛山米之酒要預先開栓,而且使用「片口」會令酒更好味。此酒俺在日本購得在旅程中飲,放了一天都依然好味,不簡單。
 
東洋美人 壱番纏 純米大吟醸
三人——兩香港人一日本友人,品飲三十分鐘清瓶,正一杯莫停。好飲程度可想而知。此支酒曾在2015年奪得在東京舉行日本Sake Times 2015清酒大賽「純米大吟釀組」第二名,而日本首相 安倍晉三招待訪日的 普京時也選此酒,當然令其成搶手品,安倍是山口縣人,此酒也是山口縣產酒,山口縣昔乃長州藩,幕末時舉足輕重之藩,長州人心有千千結,一概情意結,但酒真的是好出色的酒。
 
釀し人九平次 黑田庄に生まれて
「寸」到招紙只印座標一組數字,真是非凡品,口感是飲不膩一類,不太香也不太搶,就是溫婉可人,無多少酒餚也依然可大啖飲的酒。開栓,氣已谷出,真是一貫的 釀し人九平次,脫亞入歐先鋒。
 
勝山 献 純米吟釀
上品的芳香,細緻的品質,悠長的餘韻。2016 IWC金賞酒。此酒在去年聖誕節屠酒會被台灣酒友兼劍友大大追捧,合其口味吧!餘韻很強,是具性格之醇厚清酒,價錢也中上。武士家族後人釀酒就是合拿劍的人吧!
 
〆張鶴 金牌 大吟釀
年年十一月出荷,金牌是100%山田錦米使用,銀牌是地方米混山田錦米使用。俺飲多年,發覺年年都有不同微妙香味,去年含青蘋果香,很出色。不曉得 村上春樹先生在等待諾貝爾獎結果時,有否飲飲此酒!
 
十四代BLACK LABEL
是 中田英壽先生主導此支清酒之研發,其香味含有有士多啤梨、南國瓜果香氣,酒體味道是非常流行的高酸調為主,並非一般〈十四代〉的風格,走輕身、淡、滑路線,味道大眾化得來價錢亦大眾易接受。飲此酒必須冷飲和一直保持冷凍度,拿玻璃大吟釀杯或大紅酒杯來飲才合其性格,有全面表現。
 
會津中將 純米大吟醸 特醸酒
其招紙上所寫之「口含香」,又真是一啖吮進口含着不即吞,那味道變化很好。此支福島酒不易入手,挺搶手之物。是 2015年奪得在東京舉行日本Sake Times 2015純米大吟釀部第一名,力壓 東洋美人 壱番纏 純米大吟醸,可見其實力。女劍友千求萬託才弄回一本,飲得好爽,此飲難忘。
 
長生舞 純米吟釀 生原酒 初搾
石川一間傳統酒蔵,其春初搾生原酒是俺日本友人 佐保小姐直接弄來香港搞了一場生酒品飲,此支最出色。很多飲者一飲此酒一啖後,皆幸福地長嘆一聲,「生清酒真係好好味!」
 
東一 純米吟釀 甲州Wine樽貯藏
此酒是用日本著名紅酒酒莊勝沼的甲州Wine樽貯藏四個月熟成的酒,再選用酒莊的750ml瓶入瓶的清酒,此酒也很具性格,要先早開栓置冰桶一段時間,其味道會隱隱似白葡萄酒,但這是一支米釀清酒,妙不可言!。
 
龍力 生 大吟醸 米のささやき ひやおろし
俺在京都鴨河川納涼床飲得此支逸品,是酒蔵友人直送到手,保存狀態極佳,好味有因。是一樽毫無任何酒精臭的出色生酒,香、甜、鮮、醇,夫復何求。俺品飲不少清酒,此酒印象極深。香港不易見,常見只有其姊妹作品: 龍力 酒藏の春 生 大吟釀。
 
最後尚有一柄忍者暗器,不易現身,飲到算是難得。
釀し人九平次 純米吟釀 Pont Neuf
只日本單一酒店獨佔的款式,算是酒蔵的 隱し酒,官網沒刊其資訊。Pont Neuf正是巴黎塞納河的新橋,是河岸的交匯點。此酒是 希望之水 系列的原酒版本。俺喻此酒別號「天一神水」,就是其含蓄具殺意性格,太易飲了,醉了都未曉得發生甚麼事,女生殺手也!
 
而身因為刀客豈無後備刀,那最後收埋便是:
王祿 意宇(おう)純米大吟 生原酒 無濾過本生 ひやおろし
王祿酒造一直只出生酒,很重視冷凍裝運和儲藏條件,在日本本土已經不是隨便交予酒商店發賣,是選擇那間能有專業程度和店內好條件,所以出口並無代理,香港出現的皆水貨,自行取回的酒。此支 意宇(おう),俺是去年在佐賀品飲其秋酒,大夥飲者追飲不停口,但今年已再遇不上了,遺憾!
 
連擲十多柄名刀出來,全是純私人口味,莫視理論常規,清酒重點在「飲」,不需太多「陳立品」 - 大堆專有名詞陳述甚麼上立香的品評云云,唉!俺似乎飲多了,又說古文。。。。。。暈!


草草一刀
百回進出日本旅人/ 博客/ 專欄作家 /《酒藏浪客》書系列作者/ 日本酒顧問/ 日本古流劍術門人‧香港相談役/ 劍道教師/ 數碼媒體製作人

想知最快最新飲食資訊?即like《飲食男女》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atandtravel

《飲食男女》網站:
http://etw.hk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