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葉一南專欄|武俠 KOL (二之二)

飲食男女 


還珠樓主在民國年間寫《蜀山劍俠傳》,裏面的武林高手,全是奇人劍仙,除魔衞道,能身外化身,飛天遁地。有此能耐,自能吸收日月精華,因此書內很少提到俠義群英肚餓吃飯。御劍飛行,絕對是老饕夢想,早午在四川吃完甜皮鴨,晚上在可以在雲南來一碗竹筒雞,本為美事,怎知高手們不吃人間煙火,可惜呀。

直至梁羽生,金庸及古龍的新派武林小說出現,主角們才開始貼地,要吃飯,而且吃得非常講究。名字最響的當然是 foodies KOL 洪七公及黃蓉了,和他們一比,現今嚷着相機
先吃,然後用兩隻手指叉着自己臉頰拍照,加一句「勁好吃哦」的小朋友,真的是提鞋資格也沒有。洪七公為甚麼叫九指神丐?因為他饞嘴,誤了一件大事連累朋友,所以自斷一指為戒。根本是黑社會的儀式,有這樣的故事,出場才能懾人,有氣勢。除此之外,他們絕不是紙上談兵,全都能煮,敢吃,不經意間還可以露兩手,把武功融入烹調之中,能人所不能。

印像最深的是洪七公做的炸蜈蚣:取雄雞一隻,殺死埋於地下一日一夜。可得百來條七八寸長的大蜈蚣,紅黑相間,花紋斑斕。一鍋雪煮滾熱,燙死蜈蚣,清洗乾淨,然後斬去頭尾,輕捏脫殼,肉雪白透明如大蝦,下調味料炸香便成。明明是暗黑食材,經九指神丐這樣處理形容後,好像很美味的樣子,我也食指大動。很多年後在越南看到炸蜈蚣串,殼也不脫,黑秋秋的,完全是兩回事了。至於黃蓉為求降龍十八掌而做的「二十四橋明月夜」,更是不得了:把火腿砍開,挖二十四個洞;把豆腐削成二十四個圓球,完整塞進洞裏,蒸熟以後,火腿丢了不要,只吃豆腐。這是功夫菜,難度有二,第一,風乾火腿異常堅硬,如何打出圓洞呢?豆腐極軟,削成球狀亦大是不易。黃蓉得用上桃花島家傳「蘭花拂穴手」才把此菜搞定。後來蔡瀾先生夥拍中環鏞記,重現武林名菜,據說為了「二十四橋明月夜」,要用上電鑽挖孔,可惜我未能一試,引以為憾。

小龍女是另類 KOL 。大家有沒有看過電視絕地求生這類真人show?那些海軍陸戰隊員,
很多時在野外,幾天也找不同一隻兔子,餓得手軟腳軟。小龍女困在絕情谷底,十六年吃甚麼來的?是燒肥大白魚,蜂乳漿及野果。現採現摘,即捕即煮,自家養蜂,farm to table ,輕鬆平常得很,還吃得容顏不老。Foodies 也分類別,小龍女這種專吃海鮮蔬果,叫Pescatarian,少鹽少油非常健康(絕情谷內應該沒有鹽吧?) ,最為時髦受歡迎。

金庸先生書香世代,他筆下的武林人物,便算在野外進餐,也是一絲不苟,fine dining。古龍出身寒微,吃過苦,他的英雄,做的是家常菜。在《流星蝴蝶劍》內,律香川半夜為殺手孟星魂,做了一碟又熱又香的蛋炒飯。一年之後他們再相遇,律香川問殺手,還記不記得那一夜,孟星魂說,記得,之後沒有吃過更香的蛋炒飯。他們的武林,是另一個世界,很貼地。

在《笑傲江湖》中,令孤沖與祖千秋談酒,說到喝汾酒,要用玉杯;葡萄酒要對夜光杯;至於高粱,須用青銅之器。在古龍的《歡樂英雄》中,大俠郭大路喝竹葉青,拿起破碗便來,好友林太平說要用翡翠碧玉盞,大俠回答,只要不去想,用甚麼去裝酒,其實沒分別。林太平聽了,索性抽起整酲去喝,更是痛快。兩個世界兩種體驗,坐在大牌檔,吹吹喇叭,亦有風味。不單如此,古龍小說中的高手,亦會窮。武林中人穿州過省食好住好,卻從來好像不缺錢的樣子,一直不解。直至看到郭大路要去賣藝、典當才能開飯,我才釋懷。古龍的武林高手也要上班。

在眾多的人物中,最喜歡傅紅雪及何飛。因為他們武功高強,孤獨有型,而且,在吃飯時候,會把「掉在枱面上最後一粒飯吃掉」,「不放過最後一條肉絲」,彷彿「吃的每一頓飯都好像是最後一頓」,這種惜食專注,算得上 foodies 中的真正大俠。

想知最快最新飲食資訊?即like《飲食男女》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atandtravel

《飲食男女》網站:
http://etw.hk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