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畢明專欄|Sir David Tang的喝酒禮儀學

飲食男女 



有說他是香港最後的貴族,其他的不過是富豪。
言重了,貴族香港有的是,但「公共的貴族」,像公共知識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一樣,能捨身把自己與社會分享的,僅屬少數。貴族/知性祇代表了那人的一部分,公共性的特質才成就了那人的真身。
如果公共知識分子是 “an intellectual, often a noted specialist in a particular field, who has become well-known to the general public for a willingness to comment on current affairs”,那鄧永鏘爵士的難得,正是心甘情願把他的「貴族」身段降落凡間,在公眾之中,「出名願意評論社會議題」,還智問其公正性及如何修正。
明明可以在他的 “noble zone”優裕風流,卻選擇不獨善其身。他留下的legacy,還有分享他的《Rules For Modern Life》。
非常過癮的一本書,他這著作在他逝世後還一度斷市,與其說是「現代生活守則」,不如說是「現代上流社會求生手冊」,你未必要完全同意他提出的貼士及禮儀,但作為帶戳破味的揭秘式參考,已有趣抵死值回票價。
“Women overdressed, over made-up and over-heeled should be arrested”,同意同時肚痛,笑到痛。派對宴會,不乏各式overdosed的人,智者才懂:「過猶不及」。

書中特別備有篇章是關於酒精(alcohol)的。
「宴會中,經常會遇上已經無精打采的斷氣香檳,到底該不該告訴主人家?」
很明顯,直言,可能無禮令人尷尬,不說卻令自己和賓客受難。Sir Tang的答案「很方法演技」:先發明一個藉口,從那瓶已斷了氣的香檳中倒出兩杯來要敬主人家一杯;然後確保對方碰杯後與你同時飲下,過程中切記保持眼神接觸。在那特定的剎那,揚起一條眉,扁一扁嘴,輕輕的,再淡淡地對那杯酒,投以一個驚奇的目光,酒杯要微微的向主人家斜。“Unless your host is completely stupid”,香檳的問題對方理應收到,然後改邪歸正。(他希望)

「帶了一瓶出色的好酒到朋友家作客,卻發現主人家是滴酒不沾的,更悲慘是連其他賓客都毫無酒癮。整夜,你帶去的禮物被貶冷宮,你自己蒼涼而痛苦地『被清醒』,這時如果你向主人提出想喝一杯酒是否無禮?」
首先,他認為帶一瓶酒去宴會是不對的,永不夠的,一定帶好事成雙(always bring a brace)。第二,去宴會前需先做些功課,了解人家的喜好,粗心大意地帶馬嘴送給牛頭是低級的無禮。所以,千萬別要求喝酒,太明顯是你想喝自己帶來的禮物了。除非你帶去的,是早飲早着的年份,譬如81、83年的波爾多。

「晚飯宴會,應該喝誰的酒?主人家的、還是賓客帶來的?」
一定是主人家的。如果喝不同賓客帶來的不同酒,即全場大家在喝的都不同,除了很混亂,也不公平。賓客帶來的酒之間,品質必有參差,喝主人家的酒就一視同仁了,配搭菜式和話題也不會搭錯線。
其實所謂rules,都是啟發大家社交待人時不要rude,幾時如何克制、幾時該不該直率而已,當中有很多體貼和為人設想。Manners又好修養也好,說穿了,是對人對事對己,如何令大家舒服,恰到好處,如沐春風。

想知最快最新飲食資訊?即like《飲食男女》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atandtravel

《飲食男女》網站:
http://etw.hk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