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流 連 煙 花 地   大 阪 飛 田 新 地

周刊小 遊 行 

活 在 香 港 , 大 家 都 知 砵 蘭 街 是 甚 麼 地 方 ; 對 我 來 說 , 少 去 為 妙 。 今 次 好 奇 闖 入 大 阪 砵 蘭 街 — — 飛 田 新 地 , 全 因 在 網 上 見 過 那 裏 有 一 間 酷 似 《 千 與 千 尋 》 中 油 屋 的 料 理 店 ; 彷 彿 甚 麼 牛 鬼 蛇 神 都 會 在 這 裏 出 現 , 妖 魅 撩 人 。
懷 着 戰 兢 又 刺 激 的 心 情 , 在 尋 花 問 柳 的 街 巷 中 左 穿 右 插 ; 在 未 找 到 料 理 店 之 前 , 我 已 煙 花 看 盡 。

住 在 大 阪 的 朋 友 告 訴 我 , 位 於 大 阪 市 西 成 區 的 飛 田 新 地 , 過 往 一 直 都 是 尋 花 問 柳 之 地 , 巔 峰 時 期 , 在 這 裏 開 業 的 遊 廓 ( 即 妓 寨 ) 就 多 達 200 間 ! 1958 年 防 止 賣 淫 法 正 式 實 施 , 所 有 遊 廓 一 律 改 為 「 料 亭 」 經 營 ; 表 面 上 是 提 供 飲 食 的 地 方 , 實 則 掛 羊 頭 賣 狗 肉 , 繼 續 夜 夜 風 流 。 所 以 如 果 想 在 這 裏 舉 機 拍 照 , 隨 時 會 有 惡 人 喝 止 , 甚 至 … … 噢 , 只 恨 我 不 是 周 潤 發 , 那 唯 有 事 事 小 心 。 我 暗 忖 。


略 為 破 舊 的 房 子 , 日 漸 褪 色 的 七 彩 玻 璃 窗 , 訴 說 着 飛 田 新 地 過 去 一 段 風 光 日 子 。


飛 田 新 地 的 橫 街 窄 巷 盡 是 戰 前 的 古 舊 民 房 , 但 只 有 料 亭 才 會 掛 上 白 色 招 牌 和 白 燈 籠 , 雖 然 明 目 張 膽 , 但 比 起 我 們 燈 紅 酒 綠 的 砵 蘭 街 , 已 是 溫 和 得 多 。 據 非 正 式 統 計 , 現 時 料 亭 約 有 近 百 間 。


幾 經 打 探 , 與 青 春 少 艾 短 敍 20 分 鐘 一 般 索 價 約 $1,100 , 年 紀 較 大 的 則 約 $740 。


公 然 張 貼 於 店 外 的 招 聘 廣 告 以 不 問 年 齡 、 固 定 收 入 作 招 徠 。

女 性 禁 地

為 了 安 全 起 見 , 我 和 攝 影 師 早 上 九 時 多 便 到 達 JR 天 王 寺 站 , 由 這 裏 步 行 往 飛 田 新 地 , 只 需 約 二 十 分 鐘 。 離 開 車 站 前 , 還 是 忍 不 住 問 了 女 售 票 員 一 句 : 「 請 問 … … 飛 田 新 地 安 全 嗎 ? 」 她 先 是 面 色 一 沉 , 繼 而 帶 點 曖 昧 的 問 : 「 你 真 的 要 去 嗎 ? 」 此 時 旁 邊 一 位 大 叔 搭 訕 道 : 「 沒 關 係 , 是 女 人 禁 地 而 已 , 男 人 ? 放 心 去 吧 。 」 — — 男 女 大 不 同 的 一 個 答 案 , 反 使 我 更 加 好 奇 , 想 要 看 個 究 竟 。
根 據 大 叔 的 指 示 , 走 過 幾 條 冷 清 的 大 街 , 十 多 分 鐘 後 , 終 於 到 了 一 條 小 巷 , 兩 旁 都 是 陳 舊 的 樓 房 , 一 望 就 知 是 老 區 。 沿 路 一 直 往 前 走 , 遠 處 就 見 到 「 飛 田 新 地 」 四 個 大 字 。 比 起 剛 才 的 房 子 , 這 裏 的 明 顯 更 加 古 色 古 香 , 全 都 是 大 正 年 代 設 計 , 但 破 落 中 掩 不 住 過 往 的 一 份 俗 世 浮 華 ; 空 氣 中 , 竟 瀰 漫 着 一 片 古 雅 風 情 。


「 呼 子 」 是 現 時 飛 田 新 地 最 具 規 模 的 「 料 亭 」 , 裝 修 也 最 光 鮮 明 亮 。


這 是 攝 影 師 冒 着 被 揪 之 險 , 趁 小 姐 還 未 埋 位 而 快 手 拍 下 的 照 片 。 注 意 , 所 有 料 亭 均 不 准 拍 照 , 否 則 後 果 自 負 。


橫 丁 有 三 多 : 串 炸 店 和 麻 雀 館 外 , 最 多 便 是 這 些 圍 棋 館 了 , 真 的 街 坊 得 很 。


這 是 日 式 波 子 機 Pachiko 的 始 祖 , 一 樣 以 贏 取 的 波 子 換 取 禮 物 再 換 回 現 金 。 我 試 玩 過 , 要 中 獎 , 難 過 登 天 !

白 色 誘 惑

砵 蘭 街 以 黃 色 燈 箱 為 標 記 , 這 裏 的 料 亭 卻 以 白 招 牌 為 記 認 , 兼 且 掛 上 雪 白 燈 籠 ; 設 計 有 如 少 女 部 屋 的 料 亭 , 門 前 坐 着 一 位 小 姐 , 老 老 嫩 嫩 , 或 煙 視 媚 行 或 含 羞 答 答 , 身 邊 還 有 一 位 媽 媽 生 負 責 拉 客 。 如 此 明 刀 明 槍 擺 明 賣 淫 , 比 歌 舞 伎 町 更 公 然 大 膽 , 在 日 本 實 屬 少 見 。
提 早 前 來 不 過 為 了 可 以 大 模 斯 樣 大 拍 特 拍 , 可 不 少 料 亭 一 早 已 開 門 , 更 有 不 少 晨 運 客 來 「 嘆 早 茶 」 , 當 中 又 以 阿 公 阿 伯 居 多 , 認 真 人 老 心 不 老 !
雖 說 這 裏 是 個 三 不 管 的 地 方 , 但 除 了 遇 上 駕 着 大 型 房 車 的 貌 似 黑 幫 大 哥 外 , 基 本 上 並 沒 碰 過 任 何 「 危 險 人 物 」 , 反 而 是 那 些 一 眼 關 七 的 媽 媽 生 , 每 當 有 路 人 走 過 , 她 們 都 落 力 揮 手 , 落 足 嘴 頭 地 招 徠 , 叫 人 不 勝 煩 擾 。 後 來 我 們 都 學 精 了 , 一 路 上 談 笑 風 生 , 扮 作 過 路 人 ( 眼 角 卻 不 時 左 瞄 右 瞄 ) , 媽 媽 生 知 我 們 不 是 有 心 人 , 就 不 會 自 討 沒 趣 。
走 着 走 着 , 終 於 找 到 那 間 千 與 千 尋 料 理 店 「 鯛 I7 百 番 」 。 正 欲 推 門 內 進 , 驚 覺 門 前 掛 着 「 滿 座 」 的 牌 子 ! 正 大 失 預 算 之 際 , 中 年 部 長 忽 然 道 : 「 下 午 雖 然 滿 座 , 但 剛 巧 有 人 取 消 晚 上 的 預 約 , 你 們 有 空 嗎 ? 」 二 話 不 說 , 當 下 取 消 了 原 訂 的 所 有 節 目 。


不 設 座 位 的 食 店 , 售 賣 簡 單 食 物 如 魚 蛋 卷 、 蘿 蔔 等 , 價 廉 物 美 。


橫 丁 近 年 大 搞 懷 舊 活 動 , 這 些 寫 真 回 顧 展 就 是 其 一 。


橫 丁 的 由 來 , 據 說 是 當 年 店 鋪 都 以 彈 奏 三 味 線 來 吸 引 客 人 光 顧 , 是 以 全 街 上 上 下 下 都 是 錚 錚 之 音 , 由 此 得 名 。


逐 潮 淘 汰 的 電 車 在 這 裏 還 有 生 存 空 間 。


通 天 閣 一 帶 , 至 今 仍 然 充 滿 生 命 力 。

走 進 下 町 世 界

「 有 去 過 新 天 地 嗎 ? 就 在 飛 田 新 地 附 近 , 是 個 很 有 趣 的 地 方 , 有 空 可 以 逛 逛 。 」 部 長 說 。 最 喜 歡 在 旅 遊 時 漫 無 目 的 地 蹓 躂 , 部 長 的 建 議 自 然 正 中 下 懷 。
所 謂 新 天 地 , 泛 指 通 天 閣 一 帶 的 地 方 , 是 戰 前 大 阪 其 中 一 個 最 富 有 繁 盛 的 地 方 ; 由 飛 田 新 地 沿 着 橫 丁 商 店 街 向 前 走 , 不 用 半 小 時 便 可 直 達 , 十 分 方 便 。
曾 經 到 過 不 少 下 町 地 區 , 但 印 象 中 沒 有 一 個 比 新 天 地 更 有 下 町 風 情 。 像 橫 丁 , 只 是 條 普 通 不 過 的 商 店 街 , 販 賣 的 服 飾 / 日 常 用 品 早 與 你 我 脫 節 , 但 這 裏 的 一 人 一 物 , 都 是 那 麼 古 樸 和 諧 : 坊 間 少 見 的 圍 棋 中 心 , 聚 集 了 一 班 又 一 班 過 日 辰 和 打 牙 骹 的 老 人 家 ; 串 炸 店 內 的 上 班 族 永 遠 與 老 闆 店 員 有 講 有 笑 , 不 時 還 傳 來 陣 陣 的 卡 拉 OK 歌 聲 ( 高 歌 一 曲 盛 惠 ? 100 ) ; 我 就 聽 過 店 員 一 邊 唱 着 《 小 丸 子 》 , 食 客 一 邊 在 旁 拍 和 。
走 到 汽 水 機 前 , 按 鈕 上 的 價 錢 竟 然 是 反 通 脹 的 ? 70 ! 這 一 切 一 切 , 彷 彿 回 到 幾 十 年 前 的 老 日 子 , 對 喜 歡 追 索 日 本 舊 文 化 的 旅 客 , 是 頗 有 意 思 的 。
沒 多 久 , 前 面 就 是 商 店 街 的 盡 頭 , 那 聲 稱 仿 照 巴 黎 鐵 塔 而 興 建 的 通 天 閣 即 映 入 眼 簾 。 這 個 建 於 大 正 初 年 、 底 部 以 水 泥 建 造 的 塔 , 一 度 成 為 大 阪 名 物 , 亦 是 當 年 經 濟 高 度 成 長 的 歷 史 見 證 。 雖 然 繁 盛 景 況 今 非 昔 比 , 但 街 上 一 樣 川 流 不 息 , 只 是 碰 口 碰 面 的 , 都 是 上 了 年 紀 的 人 而 已 。


鯛 百 番 是 飛 田 新 地 內 最 古 舊 的 建 築 物 , 至 今 足 足 有 80 年 歷 史 , 2000 年 更 被 列 入 有 形 財 產 , 是 一 件 極 具 價 值 的 藝 術 品 。

透 視 昔 日 妓 寨 風 情

終 於 到 了 下 午 六 時 多 , 踏 進 料 理 店 , 部 長 即 出 來 迎 送 : 「 是 吳 先 生 嗎 ? 你 們 來 早 了 , 晚 餐 還 未 準 備 好 , 請 先 隨 便 參 觀 。 」
有 別 其 他 料 亭 , 鯛 I7 百 番 不 單 是 區 內 唯 一 「 改 邪 歸 正 」 的 料 理 店 , 規 模 最 大 之 餘 , 更 歡 迎 食 客 隨 意 在 店 內 店 外 拍 照 留 念 , 不 用 像 外 邊 處 處 要 提 心 吊 膽 鬼 祟 行 事 。
建 於 大 正 末 期 的 料 理 店 , 樓 高 兩 層 , 主 打 日 式 料 理 , 用 膳 房 間 共 有 14 間 , 大 部 分 都 保 留 昔 日 的 裝 修 , 庭 台 樓 閣 雕 欄 玉 砌 , 融 合 了 中 日 的 藝 術 色 彩 , 原 來 日 本 昔 日 的 豪 華 妓 寨 是 這 樣 的 。 走 到 店 內 中 央 的 太 鼓 橋 , 赫 然 發 覺 : 就 是 這 裏 了 , 真 的 像 極 《 千 與 千 尋 》 油 屋 門 前 的 那 道 拱 橋 呢 ! 但 請 放 心 , 這 裏 絕 對 沒 有 惡 魔 前 來 搞 事 。
雖 然 再 沒 有 紅 牌 阿 姑 在 賣 弄 風 情 , 但 昔 日 的 紙 醉 金 迷 , 依 然 在 一 樑 一 木 中 隱 隱 透 視 出 來 。


1 顏 見 間 : 類 似 泰 國 的 金 魚 缸 , 昔 日 遊 女 們 安 ( 妓 女 ) 座 給 客 人 揀 選 的 地 方 。


2 日 光 之 間 : 仿 照 日 光 東 照 宮 陽 明 門 而 建 成 , 莊 嚴 華 美 , 是 古 時 接 待 客 人 的 地 方 。 一 樑 一 柱 都 修 飾 得 一 絲 不 苟 , 氣 派 不 凡 。


3 夢 之 階 段 : 樓 梯 的 扶 手 設 計 成 京 都 的 三 條 大 橋 模 樣 , 亦 是 通 往 二 樓 溫 柔 夢 鄉 的 必 經 之 地 。


4 太 鼓 橋 : 橋 身 以 太 鼓 的 外 形 設 計 而 成 。


5 庭 園 : 位 於 店 的 中 央 位 置 , 放 有 外 形 酷 似 男 女 性 器 的 陽 石 和 陰 石 。


6 清 淨 殿 : 即 洗 手 間 , 外 面 佈 置 極 其 華 麗 , 內 裏 的 天 花 板 還 有 手 繪 的 圖 畫 , 題 材 全 部 環 繞 神 話 故 事 。


天 國 階 段 ; 另 一 條 通 往 二 樓 的 階 梯 。 旁 邊 畫 有 桃 太 郎 故 事 的 壁 畫 , 畫 功 細 致 , 顏 色 鮮 明 豐 富 。


8 桃 山 殿 : 由 紫 宛 殿 、 鳳 凰 、 牡 丹 三 個 房 間 打 通 而 成 , 過 往 飲 酒 作 樂 的 地 方 , 現 時 作 為 大 型 飲 宴 之 用 。 各 有 獨 特 的 雕 飾 佈 置 , 手 功 精 細 , 四 周 綴 以 戰 國 時 代 的 金 泊 壁 畫 , 奢 華 貴 氣 。


9 屋 簷 : 二 樓 房 間 主 要 用 作 尋 歡 之 用 , 房 門 全 部 設 有 屋 簷 , 象 徵 每 個 房 間 都 是 一 間 屋 ; 走 廊 亦 非 走 廊 , 它 既 可 是 馬 路 亦 可 以 是 河 , 牆 身 綴 以 不 同 風 景 , 營 造 出 一 個 與 別 不 同 的 空 間 。


10 喜 多 八 之 間 : 二 樓 眾 多 房 間 中 最 具 特 色 的 一 間 。 房 內 設 有 船 形 座 位 , 打 開 房 門 , 對 正 的 是 富 士 山 風 景 畫 , 有 泛 舟 湖 上 看 風 景 之 意 。

鯛 百 番

地 址 : 大 阪 市 西 成 區 山 王 3 丁 目 5 番 25 號
電 話 : 06-6632-0050
營 業 時 間 : 11am-11pm ( 逢 星 期 日 休 息 )
平 均 消 費 : $220
前 往 方 法 : 地 下 鐵 御 堂 筋 線 動 物 園 前 站 步 行 前 往 10 分 鐘
註 : 餐 廳 採 取 預 約 制 , 請 預 先 一 日 前 訂 位 。



鯛 百 番 平 面 圖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