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潮吃細魚【本地漁民捕細魚 條條皆辛苦】

周刊封面故事 

漁民棠哥本來做三行,後來在朋友介紹下,轉行捉魚。

最近休漁期展開,政府禁止漁民到南中國海捕魚,常見的大眼雞、紅衫魚數量大減,價錢貴了四五成。

但休漁期對細魚的影響相對較少,因為許多細魚都生活近岸處,漁民不必長途跋涉到受影響海域捕魚。
一艘小艇,一張魚網,一個漁夫,已可輕裝上陣。

香港鄰近珠江出海口,浮游生物豐富,是繁殖細魚的天堂,許多海灣如清水灣、后海灣都適合撈捕細魚。最熱門要數屯門青山灣,八九十代,每天都有三四十艘小艇在海灣捕魚,近十年機場填海工程影響水質,魚穫減少,部分漁民上岸轉行,盛況不再。

今年 71歲的棠哥(何耀棠)是少數目前仍出海捕魚的漁民之一。每年春夏,是捕魚最佳季節,因冬天海水冷,浮游生物少,賴此為生的細魚,自然也減少。五月初某 黄昏,又碰到他出海了。「每星期大約出海三四次吧。每次捕四五小時,賣給魚販,每個月大約賺萬多元吧!」
棠哥直言如今搵食艱難。「以前每次出海,最少可捕五六十斤,現在最多三四十斤。」魚穫減少,為免浪費時間、電油成本,每次出海前都要看水流,「細魚通常生活水面下約五至十米位置,水流過急,浮游生物被沖走,牠們就會游到深一點地方覓食,出海前必需看水流,愈慢愈好,接近靜止不動的最適合捕細魚,我們漁民叫做死流。」棠哥解釋。

甚麼時候有「死流」?棠哥不時致電相熟、在沿岸工作的船家查問,如海面波浪的高低落差有半米,水流急速,便不宜出海。


除了細魚,間中也會捕獲大魚如黃鱲䱽。


現時青山灣只剩下十多艘小艇在近岸捕魚。


絲魚網專用來捕細魚。

捕細魚有妙法

細魚通常喜歡聚集在礁石附近,從青山灣碼頭出海,約 15分鐘到達海中的礁石區,漁夫就開始撒網。絲魚網上有浮標,撒了下海後,浮力令魚網懸浮在水面下五六米位置,等待小魚兒自投羅網。不過棠哥並不會守株待兔,撒了漁網後,便拿起一支長棍不斷地敲打艇身,連續敲打四五分鐘,發出嘭嘭嘭的撞擊聲,「細魚很膽小,受驚嚇會四處亂竄,很容易竄入魚網裏。」。跟一般漁網不同,他用的是專門捕細魚的絲魚網,網上佈滿了頭髮般的幼絲,網眼兩三厘米,從兩三吋泥鯭仔,到六七吋鱭魚,一纏上便逃不掉,只能乖乖就擒。

敲完後,棠哥將水中的漁網慢慢拉上來,一條條小魚兒已卡在漁網上。本地細魚也有季節性,三四月多鱭魚、黃魚。五月多油鱲、泥鯭。盛夏有沙鯭、青衣仔等。趁小魚兒仍在掙扎,棠哥立即拿出一支尖鑽,將小魚從絲網上挑出來,擲進艇上的水箱中,挑呀挑,一會兒已挑出數十隻小魚兒,有些還會游弋,但部分已一命嗚呼。「很多細魚上水即死,所以街市少有游水細魚。捕完後,再立即運到附近魚排冰鮮處理,再賣給魚販。」棠哥說。

捕細魚聽起來很簡單,駕一艘完全沒雷達、冷藏設備的機動小船,一人也可出海,成本低,但也不是完全沒風險。
小船在沿岸作業,與礁石群十分接近,有機會撞上入水。雖未致於有生命危險,卻時時要花錢維修。還有,絲魚網纖細易破,上下網時要輕力,免魚網破裂,讓魚兒逃掉,白費心機。


棠哥捉的多是細魚,從兩三吋至六七吋都有。
左起:黃魚、泥猛、鱭魚、沙檚。


撈捕細魚要看天氣,颳風下雨,便不能出海,所以棠哥坦言收入不穩。


鱭魚(上)及黃魚(下)是青山灣常見的細魚。

撰文:陳佳男
攝影:周義安、邱覺達、黃健峰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