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舊酒塞新剋星 - 畢明

周刊唯有杜康 

Durand(左),牙蘇(右)

我抽起條發姣筋,搞了個 1975年波爾多之夜。醉翁之意不在酒,在開酒器。好好的,開好一瓶舊酒,和一個素未謀面、風霜滿身、但身份神秘的老酒塞慢慢角力,要它乖乖完整的褪出來,可以是一場表演。每次我表面氣定神閒,其實內心忐忑緊張,怕手上的老酒塞太過容易受傷,未能全身而退,或太易崩解裂碎,周圍的朋友,都是目不轉睛地盯着我的。手中的 Ah-so,是我的寶劍,誓要去,取難 cork,千山獨行,不必相送。

開一瓶幾十歲的舊酒,是世上其中一件最寂寞的事。那個時刻,是屬於你和那瓶酒,周遭一切都靜下,剩你和它貼身的單打獨鬥。旁人,幫不了。
開砸了一瓶出色的舊酒,不論是酒塞斷了,酒塞殘段卡在樽口能落不能上,或是碎得無法着力,都令黃花瘦,人憔悴。當然,大不了用力把酒塞「隊」入酒裏,酒一樣可以倒出來喝,最多混雜一些酒塞碎,或少少酒塞味。咁就唔好啦,又唔靚唔型了。
在乎雅鑒舊酒的人,都在乎能夠優雅乾淨的把酒塞取出,最不想弄得一團糟。但開酒人的技術、經驗和耐性是一件事,酒本身的經歷、貯存方法、酒塞狀態,都可以落差很大,影響完美取出酒塞的成功率。
葡萄酒收藏家 Mark Taylor,同樣“ struggled with challenging corks when opening older fine wines”,他受夠世上開酒器包括 Ah-so對付老酒塞的不完美,索性自己埋首研究改良,並發明了專利 Durand- Vintage Cork Remover,並自己生產製造。
Durand是聰明的,它保留了 Ah-so的優點,又結合了傳統螺絲形 screwpull的好處,其實是二合一洗頭水,洗衣乾衣機的思維。一個 T字形螺絲 screwpull,配一個 Ah-so同時使用。


Durand螺絲形拔塞器是沒頂部的,沒有一般同類開酒品的槓桿手拉柄,你把它整個鑽進酒塞之後,另一個也是 T字形的 Ah-so,可以十字形的貼着酒塞外圍插下去,就像正常使用「牙蘇」一樣。先用 Durand拔塞器鑽進去,它 T字頭的兩個「柄」造成了阻力,當你再用 ah-so插入瓶口,平常祇用 ah-so,有機會把酒塞推進了酒瓶的危機對沖了, ah-so向下推, screwpull抽着酒塞在瓶口頂着,酒塞就不易被推下去。當整支牙蘇都插入了酒瓶,便十字形的連 screwpull+牙蘇順時針向上轉並慢慢抽出,如此酒塞外圍有牙蘇夾實用力,酒塞核心內部有來自 screwpull的勢力,內外夾攻,對付舊酒塞果然有效多了。
這個並非神器,你還需要耐性、技巧和陰力,但絕對有效減低了用牙蘇時把酒塞愈來愈推入瓶內的風險。(老酒塞肌肉鬆弛,有時用手指輕輕一按,也會凹陷入去,一旦陷入了,愈入愈難回頭)
我的經驗是, Durand無疑令“ successfully remove older and fragile wine corks whole and intact”的機會提升,但它牙蘇的鐵片部分可加長些便更好了。因為套了在 screwpull之上,它夾實酒塞的「腳」短了,未能把酒塞末端箍好,抽上來時尾部較易斷開,是唯一美中不足。這東西, https://thedurand.com 有售,盛惠$125美金,比起$200之內買到的牙蘇貴不少,如你喝舊酒的話,也是值得得投資。香港有些酒鋪已有售,定價高於$1,150的可以不理,在人家網站落單連運費也不過如此。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Os08NMUetA

畢明
廣告人、創作人,對於酒,是用家,非專家,可以喝一杯時,會喝兩杯。
http://www.facebook.com/BudmingBudming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