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滿足另一個 X

周刊年輕有夢 

Jim  35歲
本是半農半 X,下田知識和經驗造就人生另一個機遇。他的經歷大概提醒一眾香港打工仔,別要沉迷工作。

礙於生活限制,很多有志耕作的城市人,只能釋出假日發展興趣,當個半農半 X。 35歲的 Jim,也是個半農半 X,為衣食住行、供養家庭,耕耘工作,當粒社會螺絲,但繁忙的生活沒有磨掉他對志趣和自我的追求,一直勤於耕作。最後這段半農半 X的生活,竟有個意想不到的昇華。

下田興趣之種子,其實早播於童年時。 Jim的父親在中大當園丁,母親為了幫補收入,在上水梧桐河畔種菜。他自幼拉着母親衣袖下田,菜瓜收割後,又一同去粉嶺聯和墟販賣,「我上下午班,每朝上學前,跟媽媽賣菜去,賺點零用錢。」下田知識,諸如播種翻土,防蟲施肥,除草建田埂等,都在半體驗半遊樂中,有了籠統的基礎。當農夫的滋味,諸如早起、刻苦、睇天做人、付出收入不成正比等,都在邊下田邊賣菜的經驗中,一一深刻地嘗到。
上中學時, Jim母的農田面臨大改變。 1998年,政府治理梧桐河,築大橋,鋪石屎,建電燈, Jim母的農田很大部分被政府收去。田地大縮水,種得的瓜菜種類、數量大大減少。加上,當時大陸平價蔬果在港傾銷, Jim母跟很多本地農民一樣,無法在價格上競爭下去,愈種愈灰心。繁茂的菜田隨農夫棄耕而日漸荒廢。


有耕作經驗, Jim近月轉職元朗八鄉馬鞍崗的生命教育農莊,成為農莊的植物部主管。耕耘志趣,竟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Jim媽媽(綠衫)以前是農夫、菜販,如今退休了。

中五畢業後, Jim在不同建築公司當文職工作,過朝九晚六的城市生活。張開眼,生活就是鋼材石屎,讓他很懷念童年時泥土青草的氣味,「既然有田,開始想能否自耕自足,至少不讓大好田地荒廢下去。」
六、七年前,他銳意復耕四斗地,過半農半打工的生活。每朝晨光未現,已經起床梳洗,從上水市中心家駛車到梧桐河畔,行田澆水,然後上班去。童年經驗讓他自幼養成早睡早起的規律生活,和樂於勞動的性格,所以很快已經投入、適應這種充實的時間表。

復耕初期,冬天種蘿蔔,夏天種香蕉。種香蕉,主要貪其易種粗生,好一段日子,在移蕉苗─割蕉葉─斬蕉蕾的循環中生活。有了收成,留給自己吃,有餘裕便賣給人。可能乏宣傳渠道,可能經營有待進步,總之他的香蕉一直乏人問津。


栽種秋葵苗。


面書聯絡同好,四出交收農作物。

如何營銷就成為這個兼職農夫的一個重要課題。他發現有機、天然種植的農作物愈來愈受歡迎。復耕一年左右,他銳意實踐有機耕作,還向有關機構申請認證。除了常見的生菜、蘿蔔外,他還迎合飲食潮流,種植羽衣甘藍、秋葵等被受吹捧的新興農作物。連結本地農友,編織人脈,得到不同發展機會。例如與本地天然護理品牌本木序合作,為她種植做梘液的到手香。
數年耕耘,的確如願,荒土變沃地。出乎意料的是,這個興趣、副業竟成就了一次轉職機遇。因為具下田經驗、知識,近月 Jim受聘於元朗八鄉馬鞍崗的生命教育農莊,成為農莊的植物部主管,人生第一次打一份既能支持物質生活,又能提供精神食糧的工作。半農半 X,大概已無法準確地描寫他的生活狀態了。


為本地天然護理品牌本木序種植做梘液的到手香。

Facebook.農家扎記 Pentani

撰文:周燕
攝影:鄧廣基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