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剩菜何去何從

周刊綠色生活 

年頭,元朗錦繡花園錦壆路上一個耕了田幾十年的老伯,放下了犁頭,沒開工,反而站在田裏無助地叫賣。
原來一向承包了老伯的田的菜販突然要求終止合作,運菜車不再來,數百棵意大利生菜淪為「棄嬰」,堆在田裏。
這個老農人只好自己做買賣,菜運不出城,菜農除了扯大嗓子,蹲在田邊為菜找買家,他可以做甚麼?
首先,要知道一棵本地菜要成功遇見買菜的人,並不容易。
本地小型農戶無法身兼耕作、宣傳、運輸、販賣多職,間或突發地種多了菜,運不出市場,付不起物流成本,菜就只好在田間變爛,成為堆肥。

自己運不出菜,交給公營機構代售又如何?錦上路大窩村的「我地農莊」上月把菜運到荃灣街市,不賣不買,免費派菜,就是想向蔬菜統營處提出抗議。「本地有機菜發展不夠成熟,吃有機菜的人少,菜統處常常用不同的理由退菜,不願收菜又或是用超低價收菜,本地菜農根本無法依賴菜統處幫忙營生。」農莊主人黃零說。

據其觀察,現在辦得較成功的農莊主要靠辦農墟散貨,他們選擇少量耕種,主要滿足農墟需求,做到收支平衡。談到間中的剩菜堆肥問題,他認為耕作本自然,不經精算,農夫有時種多種少在所避免,菜多了會賣不出,少了又會不夠買。種菜是門學問,需要天時地利人和;賣菜又是另一門學問,想幫菜找到主人,除了具備生意頭腦的農夫,更重要的是一個有需求的市場。

所以,那條你夾住的菜,其實很夠運,因為就算平時在街市的菜檔,也常有剩菜,不少更被送到填堆區。


錦壆路老農伯伯的田下了新苗,很快馬上又有收成。


錦壆路農莊的生菜翠綠如玉,卻險因運輸問題而變成棄菜。

漬剩菜:換了個樣子 仍然是好菜

剩菜問題嚴重,但到底有沒有解決方法?在香港,已有不少人關注這問題,並嘗試找出癥結。其中一人就是林女,她是元朗居民,曾於意大利學廚,因為識食於是惜食。兩年前,她與同樣關心農業的朋友辦了一個組織「漬女」,他們除了拯救沒人要的蔬果外,亦希望把漬物的傳統重新振興。

「香港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在某些月份,市場會不夠菜賣,但同一時間,一些農場的菜卻又去不到消費者手中,造成浪費。問題在於本地有機農業銷售渠道十分有限,中間牽涉到運輸問題,有時在粉嶺會突然有幾百斤椰菜因無人承擔運費,變成堆肥材料。但食物在回到大地前,難道不是應盡其最大的價值,先滋潤人的生命嗎?」林女說道。


供港菜比有機菜便宜,因而受歡迎,常見於街市之中。


「漬女」誕生在兩年前的農曆新年,當時一個農夫朋友於過年後才產出近百斤白蘿蔔,經過新年洗禮,人們吃厭了蘿蔔糕。這批白蘿蔔可謂生不逢時,即使條條肥白多汁,卻無人認領。林女於是和朋友辦起工作坊,教人做漬物,想不到參加者眾多,來了將近三十多人。大家一起漬,幾日之內,連蘿蔔葉也漬清光,全部醃好變成可口的伴菜漬物。

「未發明冰箱前,我們的祖先已經累積了許多醃製食物的方法,但到了我們這一代卻差不多快要忘記了醃物的學問,吃剩了就扔,賣不去的又扔,連愛惜食物的本心也慢慢不見,亦很少人想去自己做食物,愈來愈多人開始連食物標籤都不看。我覺得自主飲食很重要,在貨架中找想食甚麼其實不叫選擇,真正的選擇是自己能選擇食物當中的成分,要和不要。不要的話可以自己去做。」林女說道。


林女說,花多一點錢支持本地有機農業,其實是用錢去投票香港未來。

「漬女」 facebook@ferminist

自製健康德國酸菜

材料:椰菜、鹽、有蓋玻璃或瓷器


洗淨椰菜,切絲。


加入椰菜重量 3%的海鹽。


用手搓壓椰菜至出水。


把椰菜放進容器中,邊用木棒捶壓以逼出菜內的氧氣。


蓋上一片椰菜壓面,再輕輕蓋上蓋,放於室溫五至七日後可食用。

剩菜回收:街市剩菜變上菜

至於街市剩菜的問題,其實一樣有辦法解決。

每逢周六晚上,七時半左右,元朗大橋街街市,便有兩位年輕人 Johnny與檸檬一起推着手推車,載着四個大菜籃準備跟菜販收菜。

他們不是賣菜,也不是買菜,更不是抗議, Johnny與檸檬都是「傳剩行動」的成員,他們會到街市回收菜販準備要扔的菜,再運到鄰近行人天橋免費派發。

這時街市臨近打烊,不少檔販開始洗地收檔。 Johnny與檸檬的手推車一經過,就有人熟練地將瓜菜放進車的菜籃上,直到菜籃放滿了菜。除了菜,賣濕貨豆腐芽菜的阿姐還會捐出一大袋河粉。之後又有菜販將幾紮西洋菜放進回收籃中。攝影師見到菜新鮮嫩綠,忍不住問:「靚菜都不要?」菜販笑道:「這些擺到明天就無人要,買菜的人都很挑剔。」人們專挑鮮綠的,無蟲口的瓜菜買,就算稍稍發黃或是壓爛一角都已經被標上剩菜之名。



據年多前世界綠色組織的剩食回收計劃統計數據,剩菜佔了街市廚餘的三至四成,造成大量的浪費。



「傳剩行動」拯救了一籃又一籃的蔬菜,把它們運到人群之中,重新得到價值。


不用花費一分一毫,回收剩菜不但能減少浪費,同時亦能幫助有需要的人,節省開支。

菜如沒人要,就會送去堆填區了。它們有幸遇上 Johnny與檸檬,被運到一個西鐵站行人天橋上。手推車終於到了橋口,派傳單的阿姨尾隨其後,車停,她就拿走了幾個瓜與菜心。之後又有人取出準備好的環保袋走過來,拿走了西洋菜,一邊挑且一邊讚靚,「今晚可以煲西洋菜湯」。有婆婆拿了瓜,又取走了那袋河粉,袋子已經塞得滿滿的,她仍然低頭找菜:「我上次拿了回家,跟鄰里提起,今次來拿一點分給他們。」

「傳剩行動」由 Mandy與業閔於東涌開展,早在傳剩行動前,已有不少機構開始街市收菜行動,並將食物分發給需要的人。業閔說,「傳剩行動」卻有另一個更重要的任務,就是鼓勵住在不同地區的人,自發組織起來收菜,傳承全城也傳「剩」。



剩菜找到惜食人就不再是剩菜。


「許多人覺得去參與環保活動的人是心地好,做義工,其實傳剩行動後來在元朗扎根,三十幾個成員都是附近的居民,我們輪流在星期六出動,只花大概一小時,就可以完成一個有意義的工作。環保其實可以是一種日常,穿短褲踢拖下樓就可以做到。不一定大費周章,由旺角去到西貢清潔海灘才叫做了環保。」

他笑說,一個街市,只需兩、三個人為一組,一星期花一小時,收集到的剩菜就不同了,發揮到它的最大價值,剩菜變成豐盛的一餐。「沒錯,它們是剩菜,但剩菜不是舊菜。剩菜靚靚仔仔,就算白烚都一樣好味。」業閔說,他希望這種社區拾菜派菜的行動,能遍地開花。



剩菜不消一回就被取光,離開之前義工都會重新還原天橋原貌,連地上的菜屑也逐一清潔。


Johnny與檸檬都說,參與行動後才知道原來有許多食物未有變壞已被私棄,現在開始關注剩食問題。

「傳剩行動」 facebook@sendtheleftfood

撰文:黃雅婷
攝影:謝致中、邱覺達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