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陶傑開Talk】由鄧寇克千古之謎 看歷史交織的緣網

時事要聞 

許多人研究歷史,被後來的事件發展影響,忽略了當事人對當時的情境性格心理的深入研究。後人評論希特拉的性格,多被他後來屠殺猶太人的瘋狂行為嚇得目瞠口呆,覺得希特拉簡直是撒旦化身。但歷史研究要記住一條:「有早知,冇乞兒。」一九四○年五月的希特拉,或與一九四四年的同一個人不同。正如一九三六年英國保守黨首相鮑德溫的政府,也只是將希特拉當做另一個拿破崙,完全沒想到他想征服歐洲之外,還大舉滅猶。

歷史學家被後來發生的事件影響了對前面一事的判斷。他們往往忘記了:一個強人領袖,ABCD四事,事件CD的決定,往往因為AB引起的結果而導致。

譬如當初如果希特拉能與邱吉爾和談,邱吉爾答應希特拉的條件:我保守中立,我讓你佔據歐陸若干國土,但你不要與日本結盟,我抽調兵力,監察遠東。將來全球的殖民地由英、法、德三大強權來劃分,而將南北美洲交給美國。

如果當年邱吉爾有此想法,後來希特拉會不會屠殺猶太人?AB兩事如果有變,不一定衍生C和D,有可能另變成E和F。

正如男女遇上了,因為緣分戀愛而結婚,生下兩個子女。女方要等到很多年後成熟了,回過頭來才會感嘆,當初如果沒有身邊這個男人,嫁了另一個在月下彈琴的男人,眼前這對兒女根本不可能出生,而自己擁有的是另外兩個孩子。

命運的玄妙,要人到中年之後才明白。而所謂命運的軌跡,只不過像打桌球,第一Q擊出,打散了桌面的一堆紅球,每一局、每一記,都有不同的或然率。

邱吉爾當年性格強硬,也可以說是正義的原則堅定,決不與希特拉談判。邱吉爾心想希特拉一旦攻入英國,德軍殺進唐寧街,他自己抱着必死之心,會拿着一把手槍在燈柱後戰鬥到中彈而死。邱吉爾是軍人出身,在關鍵時候,他的戰士性格蓋過文人和政治家。這一注狠狠押下去,成王敗寇,以他的口才和文采以勝利者的姿態,昂首進入了歷史。

但當時若一念之差,邱吉爾肯私自與希特拉接觸又如何?以後的事件會否改寫?德國不與日本結盟,美國不會切斷馬六甲的海上航線。美國不與日本衝突,日本就不會偷襲珍珠港。沒有珍珠港事件,歐戰只是歐戰,不會有太平洋戰爭,美國不會參戰到亞洲這邊來,中國的命運以後也完全不一樣。

鄧寇克之謎是那個時代歷史的一個蟲洞。經此「蟲洞」,可以內窺其他的平行時空。他想給邱吉爾一個機會,但遭到拒絕,否則絕對無法解釋為何德國只要動用十架八架飛機而不由,在鄧寇克海灘投下幾十個炸彈,四十萬大軍就會完全報銷。以後還有沒有諾曼第?不太可能。

因一人的一念之差,在或然率中偶然改道,影響了千萬人的生死。歷史不是必然的,而是太多的偶然。今日世界進入了相似的十字路口。美國狂人總統、普京、金正恩、習近平,這幾個會有太多一念之差的想法,而且各自不受制約。人類的命運,生死凶吉,也就陷於另一個十字路口。

採訪:艾馬
攝影:王晴,海江田

【動畫●陶傑開Talk】英法二戰困鄧寇克 希特拉不狙擊之謎
http://bit.ly/2wOsdzI


相關新聞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