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大學畢業做乜好】人人都去工作假期 到底有乜啟發?

時事要聞 

近年流行工作假期,不少大學畢業生在踏入社會大學前,都會到外國邊工作邊旅行,兩年前從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學系畢業的Keller就是其中一人。出生於小康之家的他,暫未有家庭財政壓力,也不愁養家、結婚或買樓,一畢業就拋下一切,帶著靠兼職儲到的兩萬多元,飛到澳洲開展他的工作假期。

根據勞工處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工作假期計劃自二○○一年實施以來,有約七萬八千名港人參與,單是去年就有八千一百名青年成功獲批工作假期簽證,當中有超過五千人前往澳洲。

Keller也直言:「因為佢(澳洲)真係好方便申請,佢喺呢方面都非常成熟,比較容易俾我哋呢啲外地人adapt(適應)嗰邊嘅生活。」未踏入澳洲這片位於南半球的土地之前,他想過在澳洲有機會行船、去開生蠔、開龍蝦,但往往這些較特別的工作競爭大,最終他只能找到一些勞動或服務行業工作,例如侍應、嘉年華工作人員、工廠技工,以及最為人熟悉的摘士多啤梨工作等。

遠走為逃避求職 回港仍無想法

很多人會認為這些勞動或服務行業工作辛苦,Keller在親身接觸前也有同感,但工作起來又發覺是另一回事,「摘士多啤梨喺香港無試過,你唔會朝早五點鐘起身,之後兩點鐘就收工。做waiter嗰時又會同外國人有溝通,佢哋知道你係外地人,有時會問番你轉頭,好多關於你國家嘅嘢,有好多好有趣嘅互動。你會試到更加多新嘅嘢,咁都會俾到好多inspire我。」

一畢業就離開香港,他暫時跳過全職工作這個關口,「當初我去嘅時候set咗目標俾自己,希望可以諗到自己返嚟做咩工,係一個功課嚟。」回港後,家人希望他早日找到工作,安定下來,他才發現自己「無功課交」,「一返嚟第一吓覺得,死啦,唔知點做,明明話呢一年要諗定自己做乜嘢,一返到嚟,都係無頭緒。」幸得朋友介紹,他很快就找到審計工作,一度打算騎牛搵馬。

經歷提醒別忘記生活

每天上班就是坐在辦公室,對著電腦,工作八小時,他直指不習慣和感到沉悶。他憶述,在工作假期那一年,走遍大半個澳洲,隨著旅程時間和踏過的土地增加,他越見識到生活比工作更重要,「唔可以個schedule就係一至五返工,六、日抖,然後再一至五返工,再六、日抖咁。要俾自己更加多變化,更加多唔同嘅興趣同習慣,咁自己先會有成長。」他強調,工作或忙或輕鬆,都不可以忘記生活。

由大學畢業到順利申請澳洲工作假期簽證,再到回港後找到工作,他稱得上是過著一凡風順的人生。在上一輩人眼中,他可能是「廢青」,畢業就出國遊玩,不顧現實,事業上又未能出人頭地,但Keller卻不敢苟同。

「其實好多人都唔係廢青,佢哋有自己嘅目標、信念同想做嘅事,都會循住自己想做嘅方向做事,咁已經唔係廢青。」他的經歷和想法,也許是現今部份大學生畢業生的寫照。其實,工作假期帶來的啟發是工作以外的非一般體會,就如Keller認為,要探索更多才能拓闊眼光,大學畢業生的路向,不止一條路,應該有更多可能性。
採訪:羅霈潁
攝影:翁少陽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相關新聞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