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夏國璋」北上搵銀】一場Show香港兩隻VS內地廿隻獅 掌舵人:港人孤寒

時事要聞 

相關連結:
【兩地大不同】港府唔支持舞獅 練鼓被投訴 強國要人有人要錢有錢
https://goo.gl/cHoRrc

【多圖】「夏國璋」南獅向北舞 發展還是敗壞?
https://goo.gl/JcB82v

【夏家變色龍】由荷蘭水蓋到三個政協 一代不如一代?
https://goo.gl/65d7zZ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壹週刊》周四娛頭 :
【分手內情】洪永城三度偷食蔡思貝 唐詩詠忍無可忍
https://goo.gl/NyJBqo

一代南獅向北舞

香港「回歸」二十年,政府為了做好面子工程,預留六億四千萬元籌辦慶祝節目。當中有個名為「通善壇」的道教團體,包辦了七個活動。這道壇背後原來由香港的武術龍獅世家、立足香港近八十年的夏國璋家族掌舵。

每逢大時大節,總見到四圍都插上夏國璋的旗幟。二十年前,回歸慶祝活動在會展進行,請來夏家獅隊出動百頭獅子、二十條金龍贈興。回歸前夕,一連串慶祝活動開波,連李嘉誠的長江集團都找他們表演。不過表演地,已由香港移師到北京。第四代傳人夏敬文夫婦接受《壹週刊》訪問,直指在香港發展困難重重,惟有靠商業化、靠北水穩住

當年夏敬文的太爺夏漢雄為逃避共產黨將武館南遷。家族後人為武館引入「南獅北舞」,以南獅形象,配北獅步法,增強可觀性。今時今日,夏家為搵真銀,向北大人「投懷送抱」,「南獅北舞」大概已有另一重意義。二十年過去,香港無論大商家以至傳統文化,全都為錢向北靠。夏家故事,彷彿是香港縮影。



夏國璋龍獅團在油麻地的彩排室,高高懸掛着四個大字——「一代獅王」。夏國璋早已離世,龍獅團早已由第三代夏德建及其子夏敬文領導,後來在英國威爾斯大學讀過工商管理的夏家新抱歐陽秀明加入,把傳統文化引入企業化的管理,甚至提議龍獅團往上海建立基地,想以港式龍獅表演賺人仔。除了睇中大陸龐大市場外,夏敬文兩公婆坦言,傳統獅藝在香港愈見困難重重:「香港人開始覺得開鋪唔請舞獅都得,已經唔係一定要有嘅嘢。」

追不到樓價

夏敬文慨嘆醒獅、點睛、採青這些傳統儀式,已經離現代香港人的生活太遠:「好多人覺得打鼓好嘈,聽唔慣鑼鼓聲。」但其實最大問題都是香港地的錢愈來愈難賺。夏敬文話,十五年前兩隻獅連梅花樁的表演一場八千元,現時只升值了一倍:「但樓價已經升咗十倍。(編按:根據中原城市指數,○二年至今升了四倍);而家請獅隊嘅規模唔會好大,可能花一萬、幾千去做個opening就差唔多。但你話十幾、廿萬做到好鋪張,而家香港已經唔會,因為本身人工貴、租金又貴。」一切皆因土地問題。歐陽秀明指,現在香港客戶通常一隻起兩隻止:「係孤寒啲。」即使年做超過八百場表演,都「冇咩肉食」。

回到「地大物博」的神州大地,自然少點土地問題:「國內基本就係八隻、十隻。有啲地方要一條龍、廿隻獅,文化水準唔同。地方太大,佢哋商場門口可能係三、四百米咁闊嘅路,變相要夠多先有派頭。」在國內發展六年,「夏國璋」的表演已遍及上海、北京、重慶、西安等一線城市。每年的場數現時雖然只得約一百場,遠低於香港,但其營業額已達整體的三分之一,增長速度極快。在內地的客戶除了太古、恒隆、新鴻基等港資外,萬科和華潤等一線國內公司亦是常客。

撰文:關冠麒

攝錄:葉漢華 林金展

相關新聞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