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壹經典手記●張子強系列●98年】賊王張子強落網 為獨家匿藏廣州山頭一晚

時事要聞 

「大富豪」張子強,一個令香港富豪聞風喪膽的名字,張子強先後九六年綁架長實李嘉誠長子李澤鉅,九七年食髓知味再綁架郭炳湘,兩單案贖金高達十七億元。

孩童時代窮到燶的張子強,九一年參與一億七千萬元解款車劫案,其後又策劃富豪綁架案,九八年張子強被捕,他向公安表示:「如果冇錢,絕對萬萬不能,有錢也不是萬能,但冇咗佢萬萬不能。」

九十年代正值「省港旗兵」來港食大茶飯的年代,頭號賊王為了錢不擇手段,張子強成為一個時代的印記。張子強的獨家新聞,是傳媒兵家必爭的對象,當年記者馬劍興有份參與採訪,他回憶說:「為了爭獨家新聞,所有行家一齊搶新聞,所有行家去的地方,我們不能放過,同一時間想辦法找獨家新聞,我們會接觸張子強在廣州律師,或者是他的江湖朋友,私下與他們約出來見面,盡可能拿多些資料,要其他行家沒有的。」

事前他也要全面了解張子強的背景,馬劍興說因此花大量時期准備資料。「我們不停對張子強查冊,又搜尋之前他曾經犯過的案件,例如九十年代初機場解款車劫案,一齊整理大量資料,以便併湊他的一生。同一時間,我們透過不同關係,例如他在江湖上的朋友,與他一同長大的朋友,用盡方法去併砌他一生,例如與他一齊去澳門賭錢的朋友,每個人去講他們眼中張子強。」

直至張子強在大陸被捕,案件在廣州法院審理,吸引大批中外記者在旁守候,馬劍興說當時有很多便衣公安在附近游走:「很多記者在附近租了賓館,據聞有行家被公安拍門查問,甚至在法院門外,很多公安以便衣打扮,有些樣子貌似阿嬸,手抽著膠袋,內裏盛著兩個橙,原來他們也是公安!如果他們見可疑,或有人偷影,他們會叫其他公安,當場捉走記者。」

記者馬劍興回憶,張子強最後被判死刑,全行傾巢而出直擊他被打靶過程。「當時廣州市有一個刑場,之前所有行家躲在山頭草堆內,希望影到張子強被打靶的過程。下午公安搜山,將所有記者全部趕走。直至行刑時間一過,公安突然全部撤銷防守,公安全部走人,我們覺得奇怪,有一個公安好心,私下跟我們說,張子強已經打靶,原來在番禺打靶,於是全部行家趕去番禺。」

去到番禺,始終影不到張子強被打靶經過,馬劍興說:「去完番禺採訪,影不到張子強打靶的過程,因為公安全面封鎖消息,之後我們才記得還有一個同事在山上,終於返回山上找同事。叫了很久,沒有人回應,我們都很擔心同事是否跌落山,我們在草堆找到他,他說一整晚很難捱,原來山上有蛇,很驚。」

馬不停蹄採訪張子強,回到公司便要靜下來調𢿋思路,思索如何寫文章,馬劍興指當年讀者很喜歡看文字,透過文字去了解張子強一生,他說:「結果要寫18版故事,共需要很多字,用了很多心血去寫,用了幾日去寫,經歷很難忘。」

【邁向28】《壹週刊》27周年全面睇
http://bit.ly/nextb28thbig


相關新聞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