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黑箱作業】獨家爆 神秘會議 揭林鄭親割五十萬呎地益馬會

時事要聞 

林鄭月娥推西九故宮大計,成為「女版689」官場上盡地一鋪、向中央獻媚的成績表,博上特首寶座。

而一鋪捐三十五億,鼎力支持林鄭建宮的,就是馬會。

馬會前主席夏佳理擔任林鄭的競選辦主席團成員;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陳念慈亦是林鄭競選辦的副主任。

究竟馬會、林鄭有甚麼關係?

一幅本來屬於香港體育學院的五十萬呎地,○五年被要求借出予馬會所用,以改裝成京奧馬術比賽場館,不過就如劉備借荊州,一去無回頭。本刊追蹤相關的舊檔案,發現當年的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原來在事件上發揮了關鍵的角色。

二○○五年中,國際奧委會正考慮將京奧馬術比賽移師至香港舉行,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七月已表示有意「暫時借用」體院土地,同年十二月,民政事務局向沙田區議會提交的一份文件明確指出:「為了騰出地方以舉辦賽事,香港體院將於二○○七年初至二○○八年底暫時遷出原址,以便將原址改建為盛裝舞步和場地障礙賽的主要比賽場地。於二○○八年奧運會馬術項目完成後,場地將會還原及交還給香港體院使用。」

不過,馬會事後不但沒有還地,還繼續以短期租約形式向政府租地,作馬房及馬匹訓練之用。馬會去年更再「發功」,游說沙田區議會支持將相關土地的規劃用途,由「政府、機構或社區」改劃為「其他指定用途」註明「馬場」地帶,並將「康體文娛場所」納入土地用途範圍內,令奧運馬房名正言順成為「沙田馬場的伸延部分」。一旦改劃成功,意味該五十萬呎地歸馬會所有,而沙田馬場範圍亦可以不再經城規會批准而發展「私人會所」。

當日馬會向沙田區議會匯報的文件,提到有關土地的背景是:「為支持二○○八北京奧運及殘疾人奧運馬術比賽,香港賽馬會撥款超過八億元,將原址香港體育學院但已棄用的高爾夫球練習場及足球場,改建為奧運比賽的馬房設施。」

馬會對該五十萬呎地的講法,與政府○五年的版本,因果關係竟然一百八十度大倒轉。這十年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本刊翻查文件,發現轉捩點在於○七年四月十三日的立法會會議,時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表示,體院將進行重建,而工程範圍並不包括奧運馬房用地,她解釋:「有了體育學院在重建後所設的各項擬議新增的額外設施,在可見的未來將可完全滿足體育學院的需要,而無需收回上述用地。」

本刊獨家獲得一份十年前、沒有公開的沙田區議會會議紀錄,文件進一步揭示林鄭在事件上的角色。原來她曾於○七年三月,即上立法會推銷前,已接觸過各運動總會及精英運動員,更稱已「與各方面達成初步共識」。最奇怪的是,該次沙田區議會會議,屬特別會議性質,一般市民並不知道會期,而當日的會議紀錄及錄音都不能在網上公開查閱。該幅五十萬呎「政府、機構或社區」土地,可以用來興建醫院、學校、圖書館、康體設施等社區設施,關乎運動員及至普羅市民的福祉,卻一直在黑箱之內任由權貴操縱。

該次神秘會議,翌年二月被體院引用指沙田區議會「對建議的(體院)發展方案表示支持」,三個多月後,立法會財委會正式通過撥款十七億七百五十萬元,資助體院重建計劃。

林鄭憑三言兩語就平衡了馬會與體院的利益,事件中最受影響的體育學院,理應出聲反對,卻一直盡力配合。本刊發現,時任體院主席李家祥,於一○年晉身馬會大董;而○五年曾大力反對計劃的陳念慈,不知何故很快就無聲無氣,○六年開始出任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齊齊更上一層樓。

本刊翻查資料,事實上,時任馬會主席的夏佳理早在○五已向傳媒表明希望奧運結束後,繼續佔用。林鄭對於馬會的藍圖,絕對幫到手。她今次參選特首,亦獲得相識滿天下的馬會前主席夏佳理大力支持。



由借用變長用時序:

2005年:民政事務局公布協辦京奧馬術比賽安排,指出體院會於07、08年暫時遷出,以改建為盛裝舞步和場地障礙賽比賽場地,馬術項目完成後,場地將會交還體院。

2007年:時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先接觸各運動總會及精英運動員,就體院的重建方案「達成初步共識」,再於立法會會議上表明體院的重建工程範圍不包括奧運馬房用地,「有了體育學院在重建後所設的各項擬議新增的額外設施,在可見的未來將可完全滿足體育學院的需要,而無需收回上述用地。」

2016年:馬會指體院「已棄用」相關土地,並游說沙田區議會支持將該地皮的規劃用途,由「政府、機構或社區」修訂為「其他指定用途」,令奧運馬房名正言順成為「沙田馬場的伸延部分」。

撰文:吳婉英 關冠麒

攝錄:胡智堅 葉漢華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