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我嘅身體由我話事》港大幼師援交做社會實驗 擁抱污名認「咪又係雞」

時事要聞 

【新增圖片】

每當有違反傳統思想的事情出現時,網上世界都會議論紛紛。近日,一個名叫《地方的蕩婦(的不專業援膠手記)》的Facebook專頁,就成為網上熱話,因為它記載了一名二十四歲少女,為了體驗生活而做援交的經歷。

這名破格承認自己做援交的少女名叫Sandy(化名),她自稱是一名蕩婦。但放蕩背後,她曾是一名港大藝術系學生現兼幼稚園老師。當網民群起喪罵她不知廉恥時,她認為援交也只是一份工作,當然可以公開分享。

「點解要做援交?其實只係想做一個社會實驗。」這個用自己的身體來做的實驗,並不是要探討兩性關係或性高潮之類,而是想為性工作者平反,「我想推廣性工作係工作(Sex Work Is Work)呢個概念。」

一直關注女性運動的Sandy,對於女性往往處於被貶低、性工作者被污名化的情況,深感不滿,「叫人唔好講係冇用既,不如我身體力行告訴大家。」這個念頭在Sandy腦袋內蘊釀了兩年多,三個多月前她終於豁出去,真的做了援交妹,「如果我唔做援交,就冇可能實在地去推廣理念,所以我一定要用做援交作籌碼,吸引人睇我既文章。」

她深信透過自己的分享,可改變世俗對性工作者的既定想法和誤解。

面對網民批評,她覺得擁抱污名是一個必要的過程,「所謂擁抱污名就係當你鬧我『咪又係雞』,我就認『係啊,我係雞啊』,我接受左,就可以瓦解了你既武器,你就冇野可以再鬧我。」

Sandy雖然不介意世俗眼光,但總有擔憂,「全世界知道都可以,但唔可以俾阿媽知,因為佢思想好保守。我亦唔知道,未來男朋友接唔接受到。」她亦計劃,將跟每個嫖客交易的故事記錄下來,「不過依家太忙,未有時間寫。」

問她有否覺得為這個「社會實驗」犧牲很大時,她總是搖頭說不,「如果你想宣傳一件事,唔可以冇任何犧牲或損失。我認為做援交係最合適,其實冇乜野會後悔,因為已經思考左好耐。」她強調至少現在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因為身體是她自己的。這一刻,她堅信自己是對的,不會後悔。

撰文:非從
攝影:韋平





相關新聞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