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絕食抗爭》林子健師承華叔 讀神學遇第二代師傅

時事要聞 

基督教協進會把10席選委分為四個組別再以抽籤方式產生,「基督徒反圍標抽籤選委大聯盟」召集人林子健於本月初起開始絕食,至星期一踏入第14天。他由當日要求基督教協進會棄席,到成立大聯盟,再到現時選擇以絕食來抗爭,提出訴求似乎未見寸進,抗爭之路似是節節敗退。

林子健接受本刊專訪時,就以「鬆螺絲」來比喻,並認為教會群體是最有空間推進,「基督教選委這位置,正正是「螺絲位」,有機會鬆開,因為他始終是一個牧師,他都要有自己的道德感在當中」;他認為,一般人看整場民主運動,確是沒有什麼果效,但他相信是在撒種,「這個我覺得是撒種的過程,不可在這刻判定贏或輸,給自己一個答案」。

他更舉朱凱迪為例子,「朱凱迪都給了我們香港人一些啟示,他反高鐵反不成,但他為何做了票王,不是贏這麼簡單,而是看到深耕細作,對人的那種情感的撒種。」

今天社會抗爭方式愈見勇武,但他卻為何仍反其道而行,選擇最靜默的絕食來抗爭,又真的有用嗎?林子健就回應:「我自己讀到博士,也在學習過程中看到一樣東西,那一種靈性的抗爭,不單是我帶動群眾,而是在靜默中,挑起更多人關心這事情;我就學習很多前人,有些是信徒有些不是,好像天主教修士梅頓(Thomas Merton)、甘地,他們都是慢慢地由不被人認同,不知發生什麼事,到成功。」

其實,他除了是神學博士研究生外,另一個身份,是民主黨人,為何會從政黨跳入宗教界,希望用神學信仰改變世界?林子健直言,當初他是讀政治,後來信仰令他更堅固的時候,就同時讀神學,「加在一起,就變了政治加神學」,專門研究政治神學,探索如何在公共空間令信仰落地,並讓人明白就是信仰也離不開政治。而這過程給他最大的影響,是不從即時果效和影響出發,而是更人性化去看人,「我們很多時把梁振英視為敵人,我當然想他下台,不喜歡他,但我們不是建構在敵對關係,是一種人性的關係,這個跟過去走民主路,是有些不同的地方。」

他曾自詡是最年輕的民主黨創黨黨員,十多歲時已在支聯會跟華叔共事,也深得老人家的信任,林子健就說,華叔是自己第一代師傅,而他在中大崇基神學院,就遇上人生的第二代師傅,「民主黨是我第一代師傅,龔立人、胡露茜是我第二代師傅」,「華叔、何俊仁教我的是氣硬功,降龍十八掌那一類;華叔在我心目中,在政治上是既正派,亦都老謀心算的人,我說老謀心算好像很負面,但其實他是很正派,但他就很懂如何研判整個政治形勢;何俊仁令我學到的就是胸襟,那種很寬闊的大道;馬丁學到的,就是那種英式的幽默,以及對事情輕鬆的對應。」

採訪:陳玨明
攝影、攝錄:翁少陽


相關新聞

更多 壹週Plus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