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嗰隻嘢和嗰啲人 - 邁克

名采論壇 

十七歲少女痛苦掙扎一輪昂然出櫃,伴侶是大她十三年的所謂網絡紅人,實際有幾紅不得而知,但因為喜穿粉紅衣物到處拍照留念,更貼切的標籤應該是粉紅人吧?原則上這沒有什麼不妥,可是共賦同居的地點是二百呎劏房,少女還宣佈輟學,信誓旦旦打工養女友,某護苗心切的安娣聽見火都嚟,粗聲粗氣以「嗰隻嘢」冠在世侄女另一半的頭上。哈哈哈,這個稱呼我中意,刻薄雖然刻薄,表態之餘卻不至於趕盡殺絕,須知道更不堪的尚有「嗰隻衰嘢」同「嗰隻肥嘢」之類,那才是涉及人身攻擊的真正毒舌,甚至看似較含蓄的「嗰隻嘅嘢」,言下的輕蔑都嚴重起碼一倍。最令人吃驚的是英文書寫的留言,準確翻譯成that creature,直頭叻過古德明先生,嫌近年港胞英文水平一落千丈的老餅不禁眼前大亮,恭恭敬敬拿出塵封的毛筆寫個服字。
後生仔女可能不知道,遠在「同志」「斷背」和「基佬基婆」盛行之前,同性戀者曾經一度被稱為「嗰啲人」,縱使字面殺傷力不算太大,附加翻起的白眼和摵起的嘴角,對另類族群的厭棄就很明顯。往好的一面想,這三字暗藏王爾德時代遺風,你不會沒有聽過「不敢說出自己名字的愛」吧,欲言又止得十分維多利亞,嗰啲究竟係咩人無以名之,總之劃清楚河漢界,你還你我還我,千祈唔好黐咁埋。論侮辱性,當然和「契弟」「屎忽鬼」判若雲泥,歧視色彩卻絕不含糊,哪有今時今日攣直共融的意識,還把年度聚會叫做「一點粉紅」這麼香艷?呃,廣告時間:本月二十二號,西九苗圃公園,不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