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一路一帶:日本的本土優先文化 - 斯郎

投資 

日本人的文化一向較鄰近地區優秀,尤其是服務行業。資料圖片

上周遊日,原非賞花及暑假等旺季,陸客較少,但在日從事服務行業的,讀書兼職或work holiday的大陸人卻越來越多。香港及大陸崇日之情不容多說,不過日本移民政策一向嚴苛,即使拿到工作簽證,更要連續工作十年才能擁有居留權,不過自日本樓價炒起後,原來有另一種途徑較快獲得日本籍。
筆者有朋友自高中起到日本留學,大學考上東京某間學院,修各宅男心儀的「聲優系」,可惜日本保護主義較重,尤其動漫產業大國自居,朋友即使已說得一口流利日語,但仍難在聲優系立足,花了逾兩年時間進修得個桔,無公司聘請,即是無工作簽證。
同時,日本規定十分嚴格,持聲優系學歷,只可以找該類別的工作,你不能去做銀行界別,藥妝店售貨員都唔得(工作假期例外),於是,朋友面對現實,再花數年去完成商科文憑,商科定義較廣,找工作比較容易。結果朋友到日本超過六年,今年才正式找到真‧工作簽證,入籍要再等九年。
儘管她熱愛日本,基本上決定一生一世在日本生活。日本制度之嚴,亦無可厚非,日本人始終都是要本土優先。日本人的文化較鄰近地區優秀,尤其服務行業,更別說路不拾遺等等老掉牙的文化。其實看到不少在日本打工的大陸人,均非內地商舖售貨員可比,主動勤奮,話頭醒尾,臉上一副自信及燦爛笑容,是筆者在內地生活五年從未遇過。究竟為甚麼同一類人,在不同地方工作,會產生不同的化學作用?是基因或是環境影響?相信會是後者。難怪有那麼多人想到東洋取得永住權。
不過,其實除了十年入籍以及婚姻大法,投資移民近年是另類途徑,在日本買地(注意,是買地,並非買物業),透過經營簽證,再由日本人擔保,便可以取得永住權,至於如何找到日本人擔保,便靠自己「本事」了。

斯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