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沉睡二百餘載的奇書 - 沈西城

名采論壇 

互聯網圖片

天下書,以《金瓶梅》為至奇,是否屬實,並不盡然,今有《姑妄言》一書,當可跟《金瓶梅》並肩。猶憶三年前,友人鄭義約晤,謂有一本奇書曰《姑妄言》,全書逾百萬字,因我熟諳出版,冀代籌謀。我告伙伴謝君,一聽百萬言,未睹是書,已擺手說:「如今出版事業低迷,煌煌百萬巨著,不敢沾手。」後又商諸其他出版商,所得答覆跟謝君如出一轍,此事遂罷。今年七月上旬,鄭義來電,語氣激昂:「西城!《姑妄言》印出來了,印出來了!」興奮之情,感同身受。這五年我研讀《金瓶梅》,得着不少,如何遣句摛藻,怎樣鋪陳場面、描劃人性,都已在心,可鄭義說:「比起《姑妄言》,《金瓶梅》矮了大半截。」聽似誇張,時一披閱,不忍釋卷,鄭義實非輕狂妄言。
據鄭義考據,《姑妄言》已沉睡了二八七年而不為人知,魯迅撰《中國小說史略》,隻字未提,即在雍、乾、同三朝禁書榜上亦付闕如,何以如此?只因是書從未付剞劂,僅有二八四年前的一部手抄本。《姑妄言》成書於雍正八年(一七三〇),流傳不廣,百多年後,俄國人斯卡奇科夫奉派到北京天文臺工作,一八六三年回俄時,運走在華搜集的1500多種文學、宗教、歷史、天文等著作,其中也包括了這部手抄本。十年後,一位西伯利亞商人購下這批藏書捐贈給沙俄國家圖書館。這部奇書在書庫中沉睡了百年,終在一九六四年為俄國漢學家李福清發現。《姑妄言》作者曹去晶,自署「三韓」(遼東)人氏,生於康熙十年(西元一六七一年)左右,祖上隨清軍入關,定居南京。前半生江南生活,經歷由富貴淪為窮漢的歲月,閱盡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晚年潛心創作,懷一片菩提心,寫出明末朝野眾生相,其意在勸人向善,自詡「愚而且魯,直而且方,不合時宜之蠢物也」。
書名《姑妄言》,意思便是「姑且隨便聽之」,語出《莊子·齊物論》——「予嘗為女妄言之,女以妄聽之。」書有兩種抄本,一為二十四回本,另為六十回本,如今定本《姑妄言》,乃依據二十四回本編纂,可說為古來色情小說中集大成之作,《金瓶梅》號稱色情小說始祖,以內容言之,實為社會小說(此點胡適亦認同),色情上比例甚微,而《姑妄言》實可稱為真正性文學長篇,書中所寫者有一女多男、一男多女及男女混交、亂倫、男女同性戀和人獸雜交如人狗交、人驢交、人猴交等。寫采戰法則有采陰補陽、采陽補陰,因采人反被采而致死,仙狐求采人陽精反失丹。寫春宮圖冊、春藥如揭被香、金槍不倒紫金丹、如意丹等。緬鈴、白綾帶子及角先生等淫具亦時常出現。古代色情小說中之種種套數、種種工具,均出現在此小說中,名作《如意君傳》、《繡榻野史》、《金瓶梅》、《癡婆子傳》、《肉蒲團》等書大有不逮。有人說《姑妄言》旨在宣淫?非也,作者本意在於「戒淫」,故以宣淫述淫事之禍害,反諷暗喻,語帶雙關,旨在以金針度人。書中凡寫女性心態,細針密縷,環環相扣,尤為出色。其中一回寫汪氏紅杏出牆,明顯臨摹西門慶情挑潘金蓮,卻能推陳出新,從心理上着手,描繪汪氏從愛惜名節到後來失身經過,精采紛呈——「汪氏起初紅着臉,用手擋拒,卻纏不過對方,也就情動鬆了手,不由得失了身。」作者對女性之了解,實出笑笑生之上。
若然《姑妄言》只賣性愛,即細緻出眾,難成奇書,其戛戛生造處在於揭露明朝官場黑幕。是書着墨明朝天啟、崇禎、福王三朝事跡,縷述熹宗奶媽客氏勾結閹宦魏忠賢(註:李翰祥監製電影《半妖乳娘》正記其事),上下招權納賄,賣官鬻爵,明碼實價,情況正與今同。唉!雨夜飲冰,寒徹沁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