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面對打壓 民主派需結盟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 戴耀廷

論壇 

四名議員再被DQ,梁頌恆亦有出席聲援四名議員的集會。資料圖片

習近平最新有關「一國兩制」的說法,把「一國」置於更加壓倒性地位,標示中共在未來日子,會以更壓倒性的姿態去對付香港的反對力量,也就是民主派。中共一直不信任民主派,因我們關注的,是出於普世價值,不只是香港的民主發展,也關注大陸的民主發展。中共怕一旦香港實行真正的民主,不單再難完全操控香港的管治,更有可能觸發大陸其他地方的人也要求同樣的對待,威脅中共的威權統治。「雨傘運動」之後,這種憂慮明顯是加深了。
林鄭上台,與民主派的關係,與梁振英相比,是換了一套較珉和的態度。但以她的權限,這種珉和態度只會局限於內部的民生問題。一旦涉及民主派與中共的關係,她頂多只能是一個傳訊員,難保她不會在有需要時,也會成為中共的打手之一。
六位立法會議員先後因宣誓不符所謂的法律規定而被取消資格,是香港民主運動30年來最差的情況,甚至比2014年8.31決定更差。8.31決定封殺了香港民主向前走的路,但現在這六位由選民在公平的民主選舉下投票產生的議員,竟被褫奪了立法會議員資格,那實是民主倒退。
從這些觀察,可清楚看到香港的民主前路會是越行越難。相信不少堅持民主的人與我一樣,面對這樣的局面,都會感到非常失望、沮喪和憂慮。無論如何,我仍是深信惟有落實真正民主的制度,港人的平等、尊嚴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特區政府才能有正當權威去推動改革以消除社會的不義;香港才能累積民主經驗以啟發大陸的民主發展。
但香港要實行民主,已不單是香港的問題,即使我們把香港民主與中國民主切割,中共也不會接受。要中國民主發展有突破,香港的民主才有希望。因此,香港的民主路必會是漫長及艱辛的。要能有一天在香港實現真普選,我們不能因將會有更大的打壓而退縮,也不能因灰心而放棄,一旦退縮或放棄了,我們就不可能到達終點。但要堅持下去,卻是多麼不容易。

放下利益 處理紛爭

面對這種使人灰心但卻不能灰心的局面,民主派已沒有其他選擇,若不想過去所有努力歸於泡影,現在必須團結一致。民主派需要做的,不只是口號式地說要團結,而必須以實質的行動組成更緊密的聯盟。早前已有民主派的朋友提出過,可成立類近歐盟模式的結盟。這不是要把所有民主派政黨和政團合併起來,而是一方面能保持各政黨和政團的獨立性,但又能建立起共同的決策模式,使大家在有需要時,能更有力地組織起共同的抗爭行動及統籌聯合的選舉工程。
民主派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成立政治聯盟,能產生兩個作用,有利於長期抗爭,直至時機來到,令香港最終能實現民主。首先,這能向中共展示,香港的民主力量不會再被卑劣手段所破壞,因我們已重新聯合起來。再者,經過雨傘運動,支持真普選的港人肯定超過整體的一半。過去因民主派內有不同派系,令支持真普選的市民難以把力量集中起來,反因內部不同的意見而消耗掉不少力量。若民主派能建立起更緊密的政治聯盟,市民有了一個集中點,應能凝聚起更強大的力量去對抗打壓,及更好去統籌以後在議會內及外的抗爭行動。
但要做到,民主派內的不同政黨及團體,在爭取民主的大前提下,需放下各自組織或路線的利益,並妥善處理個人或組織之間的誤會及紛爭。具體結盟的方式可以進一步商討,但必須讓普羅支持民主的市民有機會參與,因香港的民主發展,並不屬民主派內各個政黨及團體的專利,且不少支持民主的市民並不想加入政黨或參與任何團體。
一個方向是先在各區議會的選區,在地區層面建立起聯盟,再組合起來成為一個全港性的政治聯盟。也可以由政黨及公民社會的團體籌組成立聯盟,並容讓普羅市民透過民間的民主程序參與。無論如何,民主派及所有支持民主的港人,必須盡快以實質行動建立起更強大的政治聯盟,以應對中共的干預及打壓。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