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世道人生:順眼 - 李怡

專欄專論 

林鄭原來也還順眼,但已經隨着港英政府向特區政府的轉變而變了樣。資料圖片

陳智思早前談林鄭組班時說,曾有資深政界前輩提醒,爭取市民大眾支持,最重要是「順眼」。
靚仔靚女當然順眼,但選高官應該不是在青春男女裏選,總要講才學和社會經驗、政治經驗吧。那麼,至少四十以上了。
林肯說過一句名言:「四十歲後,人長成甚麼樣子,就要自己負責了。」這跟中國成語「相由心生」是差不多的意思。四十歲以前,長成甚麼樣,可以說由父母負責。到了四十歲,打過工,在老闆、上司或下屬面前是怎樣的態度,這些生活歷程,都會在你的臉上留下痕迹。
美國原住民山雷酋長說過一句話:「說出真相,並不需要多費唇舌。」但社會上正是有不少人犯了錯卻不肯說出真相,偏要用謊言去掩蓋真相,然後又用另一個謊言去掩蓋這個謊言,多費唇舌顯得眼神閃爍,語言遲疑,再有多少偽裝功力都掩飾不住口不對心的表情。長此以往,臉上表情就會改變一個人的容顏。有個「大話精」,我年輕時就認識,那時真是可以說長得高大英俊,可是幾十年下來,那張臉竟像被重物壓過似的。
有時候我們會感到奇怪,大陸的高官,大談香港問題的甚麼學者、教授,為甚麼長相都好像差不多。且不說講話內容,就連語氣、表情都很相似。他們都帶着無自主意識的自我標榜,相貌中掩蓋不住深入骨髓、融進血液的既是奴隸總管、又是奴才的神色。原因是他們長期生存在一個專權政治的體制中,這種體制鑄造出同一性格,就是「臨下驕而事上諂」,即對下級頤指氣使而對上級就諂媚逢迎。性格讓相貌都一體化了。
英治時代的高官,為甚麼看起來「順眼」,而九七後香港政府的高官卻越來越不「順眼」,尤其是到了梁振英時代,更是很難找到「順眼」的高官。原因除了梁特的任人唯親和逆向淘汰之外,更因為在中共介入下,官場文化有了徹底改變。我想到奧威爾《1984》中對「核心黨員」的描述:「不再有好奇心,不再享受生命的過程。一切其他樂趣都被消滅,只有對於權力的迷醉永遠存在,而且不斷地增強,不斷地越來越細緻,每時每刻都將感受到勝利的興奮,感受到踐踏手無寸鐵的敵人的快感。」
獨裁者快感的極致,就塑成北韓金家三代的長相。他們已經超離順眼不順眼的層次,在挑戰人類對惡相的容忍程度也。
如果除了迷醉權力之外,沒有一切生活的樂趣,還像一個我們熟悉的「人」嗎?
曾俊華之所以受歡迎,原因之一是他是我們熟悉的「人」。他愛擊劍,關心拳賽、足球、長跑,愛看電影和喝咖啡。沒有隨權力關係的變化而變臉,至少看來「順眼」。
林鄭原來也還順眼,但已經隨着港英政府向特區政府的轉變而變了樣。現屆官員隨權力關係的變化而保住順眼的已不多。新一屆要在現屆找順眼的不容易,或從一些較少曝光的人當中選擇,使市民感覺陌生而暫時沒有不「順眼」,就算組班成功啦。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