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台灣
北美

董建華所擁抱者
(專欄作家 古德明) - 古德明

論壇 

董建華在公開場合擁抱林鄭月娥。資料圖片

中共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最近又談到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呼籲港區政協委員:「請支持我擁抱過的候選人。」假如以為董建華擁抱者,無非一個鄭月娥,那就錯了。他擁抱者有六,一曰輕於言諾,二曰恥於任責,三曰樂於佻(竊取)功,四曰勇於自誇,五曰敢於侮下,六曰敏於鑽營。謹條述於後,作其擁抱論注腳。
第一,鄭月娥對小民,輕易不會守信。天水圍有民間團體,不知自量,求與鄭月娥一會,商議區內民生,先約定三月八日會面,鄭月娥爽約;再約定三月十八日,鄭月娥再爽約。誰叫他們無勢無權。
第二,鄭月娥轄下教育局以不濟著稱,局長綽號「唔得掂」。她輕輕一句話,就把責任推個乾淨:「教育局長與我,沒有從屬關係。」不過,說到她當年不能解決的丁屋非法建築問題,她却會把責任推給競選對手曾俊華:「那是曾俊華轄下發展局的事。」她忘了發展局長和曾俊華也「沒有從屬關係」。
第三,教育界論壇上,鄭月娥自述當年任社會福利署長,關心教育:「一校一社工計劃,是我推行的。」但原來她上任那天,整套計劃已經制訂。功勞應屬前任署長梁建邦。
第四,新聞界論壇上,鄭月娥慷慨陳詞:「將來,要是主流民意令我再也不能擔任行政長官,我會辭職。」事後,她自知失言,一面反口,說去留就不會看民意;一面自我恭維:「我思想敏捷,說話流暢,只是論壇時間不足,不容我解釋清楚。」月前,她同樣勇於自我恭維:「我私事是笨拙一點,沒留意八達通車票怎麼用,廁紙往那裏買等等,但是,公事上,一般人都說我英明神武。」
第五,對下屬,她會逞上司之威,見開會時同事傳遞「買咖啡」之類字條,會待字條傳到手上,當眾撕碎。對小民,則會逞官威,有一句名言至今傳誦:「廉租屋邨居民,要官員試喝屋邨的含鉛飲用水,是官員不可接受的屈辱。」總之,她口口聲聲,都是「官員」。新香港已沒有「公僕」。
第六,鄭月娥目無小民,交通豪貴却是孜孜不倦。所以,支持她參選者,香港六大地產商全部具名。試看她向賽馬會割讓香港體育學院五十萬英尺土地,並獲賽馬會報以三十五億元,為中共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少一點鑽營手段,都辦不到。
請不要以為,鄭月娥一身而兼六惡,民望不可能振起。根據中共旗下機構編寫的民意調查,鄭月娥民望早已後來居上,遠勝曾俊華。從前,我國沒有民意調查,中原逐鹿者,往往會說天命。隋朝末年,軍閥王世充有心稱帝,就「羅取飛鳥」,在鳥頸繫上「大王(王世充)代隋之符」,然後放鳥令去,務求民間捕獲,以證「天命」。彈捕得鳥者,獻上朝廷,還可拜官(《新唐書》卷八十五)。今天,港區婦聯代表聯誼會等等,殷勤為鄭月娥「調查民意」,其理相同。

古德明
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