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基金觀點:
債市分水嶺仍然未至


特朗普(左)財政擴張取態令投資者憂慮將為債息構成上行壓力。 資料圖片

自特朗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後,其財政擴張取態令投資者憂慮將為債息構成上行壓力,但我認為,令債市出現關鍵轉向的分水嶺仍未出現。
財政擴張固然會帶來更高的赤字,引致更多的債券發行及更高債息,然而其中的因果關係並非絕對。反而更重要的,卻是在赤字上揚情況下的經濟環境如何變化,例如是在增長及通脹方面。
經濟增長及通脹加速會令債息及美元上升,從而收緊金融系統流動性,其影響足以壓制再通脹的蔓延。例如美國30年期按息上升已令按揭申請明顯下降,而美國在全球利率仍將繼續低迷的情況下加息,亦令美元面臨更大升值壓力,促使流動性進一步收緊。
另一方面,導致債息於過去30年持續低迷的長期因素其實根本並未改變:
第一、由於全球利率下跌,債務佔GDP比例持續攀升,經濟狀況對於利率變化更為敏感,央行調整利率時需要更精細的考量,所以問題不是利率能升到甚麼水平,而是經濟能承受多高的利率;
第二、全球人口老化帶動對定息資產的結構性需求,即使近期市場憂慮再通脹,但孳息曲線並未有因而變得更陡峭,說明如養老金等機構在入市,反映持續提升的退休收益需求,此外,人口老化令勞動市場供應放緩,亦拖累經濟增長及中性利率水平;
第三、勞動生產力過去30年來持續下降,拖累發達經濟體的潛在增長,美國新政府幾乎難以改變這局面,減少監管固然可支持部份行業的生產,但貿易保護主義卻很大機會形成反效果。
總結而言,美國利率在未來幾年固然是處於加息周期,但估計其步伐緩慢。近年每次債息急升亦只屬短暫,我認為債息低迷的長期因素將繼續發揮效用,今年債息仍然會於區間內運行。

Charles McKenzie
富達國際固定收益主管